-

其實阮星晚這趟回林家也冇什麼特彆的事,她就是昨晚臨時去周辭深那兒住了一晚,她怕按照林致遠那個多疑的性格,會覺得她不回來了,才帶著他的人這麼轉了一圈兒。

不過也挺好的,她也誤打誤撞,知道了林致遠關阮均的地方。

心裡有一個數。

出了房間,阮星晚剛走了兩步,目光就被林致遠臥室門所吸引。

直覺告訴她,那個保險櫃裡,不隻是有懷錶,一定還有更重要的東西。

可她已經進去過一次了,那次是運氣好,不能再冒這個險。

阮星晚收回思緒,轉身離開。

到了工作室,阮星晚見丹尼爾也在,笑著和他們打了個招呼後,便進了辦公室。

裴杉杉正好藉此機會擺脫到了丹尼爾,跟了進去。

阮星晚剛坐下,就見她進來,隨即問道:“怎麼了。”

裴杉杉趴在她對麵的桌子上,歎了一口氣:“不知道吧,就是莫名覺得他好煩。”

阮星晚問:“煩?”

裴杉杉點頭,肯定道:“煩。”

“哪種煩?”

“就是……”裴杉杉想了想,“他一靠近我,我就覺得煩,他跟我說話,我也覺得煩,他對我好的時候,我更煩。”

阮星晚笑了下,緩緩開口:“我有過你這種時候。”

裴杉杉眼睛一亮,覺得找到了知己:“什麼時候?”

“周辭深開始追我的時候。”

裴杉杉:“……”

其實包括那個時候,阮星晚也不否認,她之所以覺得煩,是因為周辭深讓她的情緒變得很混亂,她一方麵是想離他越遠越好,一方麵卻又因為他為她做的那些,止不住的動心。

所以纔會有那樣的感覺。

而裴杉杉會覺得煩,大概是因為,她明明喜歡丹尼爾,卻又怕被傷害到,所以纔會因為他的主動靠近,陷入這種矛盾之中。

裴杉杉撥弄著她桌子上的擺件,繼續歎著氣:“我就是覺得,他那個人實在是太不靠譜了。”

丹尼爾還有很多秘密,所以阮星晚也不打算勸她什麼。

更何況感情這種事,本來就挺說不清楚的。

說不定因為某個契機,他們就在一起了。

過了一會兒,裴杉杉又道:“對了,小忱最近在做什麼啊,我怎麼感覺他挺忙的樣子。”

阮星晚道:“我忘了跟你說了,他簽約影視公司了。”

裴杉杉瞬間就來了精神:“真的嗎?”

阮星晚點頭:“真的,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那他簽的哪家公司啊,該不會是周氏旗下的吧?”

“應該……不是,我冇有具體問過,如果是的話,周辭深會跟我說的。”

裴杉杉又道:“那他現在是開始拍戲了嗎,還是在乾嘛。”

阮星晚道:“還冇有吧,我讓他隻要彆耽誤學業就行。”

“這樣纔對嘛。”裴杉杉激動道,“小忱長得那麼帥,不出道多可惜,你們家的顏值真是太高了,現在還多了個周辭深,有一說一,狗男人那張臉還是冇得挑剔的,你們以後生的孩子,那得多好看啊,反正我不管,我必須是他唯一的乾媽!”

阮星晚聞言,輕輕笑了下:“好。”

裴杉杉察覺到阮星晚的語氣有些低落,這才反應過來,自己似乎不應該那麼說的,她咳了一聲,安慰道:“星星,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你也彆再想了,反正你都和周辭深和好了,孩子還會再有的。”

阮星晚道:“或許吧。”

裴杉杉冇有再就這個令人傷感的話題討論下去,扯到其他地方去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