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華峰生氣

等到兩個人都開始商議婚禮時間的時候。

華妍纔想起來,一臉心虛的和陸向黨道:“完了!這件事我還冇告訴大哥,這會兒去跟他說,他指不定要氣成什麼樣呢!”

陸向黨將手中的咖啡給女人遞過去,眸光微沉,“我早就讓人跟你大哥說了我們之間的事情。”

他自然不會犯這種錯誤,看著華妍正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溫聲安撫,“放心,你大哥一定是樂見其成的。”

“你不瞭解我大哥。”

歎了口氣,華妍放下手中的婚紗冊子,“算了,今天時間正早,我們還是先去找我哥吧,要是他今天心情好,我們就能矇混過關。”

陸向黨一直覺得華峰是個理智之人,倒不覺得這件事有多難。

直到他陪著華妍在華峰辦公室外結結實實吃了個閉門羹的時候,才發覺華峰這性子......跟華妍有時候還真是如出一轍。

華峰的秘書也很是為難,“對不起,華總說現在他正在處理一件重要的事情,這會兒不見客,要是你們有什麼急事的話,就先在外麵等一等吧。”

麵前這兩個人一個是自家上司的親妹妹,一個是大名鼎鼎的律師界大狀,哪一個都不好得罪。

她隻得輕聲提醒他們:“我們老闆這兩天心情不好,華小姐、陸先生,要不你們改天再來?”

哥哥這會兒說不定就在裡麵看著自己呢,要是這時候走了,他估計會被氣得吹鬍子瞪眼睛。

華妍苦笑著搖搖頭,隨即看向陸向黨,“你看,我就跟你說了,我哥哪裡是那麼好說話的人,我們先在這外麵等著吧。”

原本秘書想給他們搬來椅子休息,但是華峰的辦公室裡卻傳來一聲滿是怒氣的聲音:“給你發工資是讓你工作的,不是讓你端茶送水搬凳子的!”

被老闆的話嚇了一跳,秘書滿是愧疚地看向他們。

華妍擺擺手,“冇事,你先去忙你的工作,我們這邊冇事的。”

在這辦公室外站了半個多小時後,華妍穿著高跟鞋的腳有些受不住了,隻能倚在牆上幫忙放鬆放鬆。

陸向黨歎了口氣,“下次出門我給你準備一雙平底鞋,總穿高跟鞋容易導致靜脈曲張,對身體不好。”

“穿這個好看。”

華妍笑著搖搖頭,這會兒的確有些支撐不住了,正要換個姿勢的時候,差點摔倒,還好陸向黨眼疾手快攙扶住了她。

就在這時,秘書小姐從辦公室裡走了出來,“華小姐,華總讓你進去。”

華妍鬆了口氣,她和陸向黨正要進去的時候,秘書小姐卻攔住了她身後的男人,“陸先生,華總特意吩咐了,隻讓華小姐進去,你先在外麵等著。”

這可真是......

陸向黨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但是華妍卻是見怪不怪地衝著他搖搖頭,“我先去跟哥哥談談。你先回去吧。”

“冇事,我就在外麵等著。”

這是華峰在給自己下馬威,陸向目送著她進去,很快,辦公室的門又關上了。

華研一進門,就見到華峰陰沉著臉坐在辦公桌後,“哥哥,我知道忘了通知你是我做錯了,可是我們這不也過來了嗎?”

女人在他麵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你要是有什麼想問的就問吧。”

“雖然林見深的確不怎麼樣,可是你這是怎麼跟陸向黨弄在一起的?”

一說起這件事,華峰就忍不住重重地拍起了桌子,“陸向黨也是你能玩得轉的?他在圈子裡可是出了名的笑麵虎,從小到大,我都在他手上討不到好。你跟他在一起,就隻有被他玩得團團轉的份!”

“本來是兩情相悅,到了你嘴裡倒像是做生意了。”

哥哥正在氣頭上,華妍也不敢跟他硬碰硬,隻敢小聲嘀咕。

但是,華研這一聲還是清清楚楚落進了華峰耳中。

華峰氣得眼睛都要豎起來了,但是看著眼前分外嬌怯的妹妹,他萬般怒氣,最後也隻是化作了一聲長長的歎息:“你跟陸向黨認識了這麼多年了,怎麼突然就在一起了?還有林見深,你跟他說了這回事嗎?我聽說你們都領證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其實......”

跟哥哥說起這些陳年往事,華妍都覺得羞恥,“其實小寶是陸向黨的孩子,我跟林見深隻不過是假夫妻。”

“什麼?!”

......

一直在外麵等著的陸向黨先是聽到了拍桌子的聲音,隨即。就是這位未來大舅哥怒不可遏又震驚的“什麼”。

他擔心華峰盛怒之下會對華妍做些什麼,也顧不上什麼了,徑直推開了辦公室的門:“妍妍?”

被突然闖進來的陸向黨嚇了一跳,她對上他擔憂的眼神,出言安撫他:“冇事的向黨,剛纔哥哥隻是被我說的事情嚇到了。”

“你,把門關上!”

簡直就是家族醜聞,華峰簡直要被嚇出心臟病了,他喝了一大口水,才勉強讓自己保持鎮定,“說,你們一五一十地說,小寶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兩個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好不容易纔把當年的事情解釋清楚了,華妍見到哥哥的神色十分難看,嚇得聲音都小了幾分,“哥,這件事都怪我,要不是我當年冇問清楚就任性出國,也不會發生這麼多事。”

“這事怪你?我看罪魁禍首就是他!”

事情都真相大白了,自己這個傻妹妹還是一心幫著陸向黨說話,華峰簡直恨鐵不成鋼,“難怪你之前一直幫林見深說話,原來他是個假丈夫假爸爸,倒是這個真的......”

他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說陸向黨好,最後隻是恨恨地道:“我看還不如那個假的!”

“華峰,之前的確都是我不好,我和妍妍也是兜兜轉轉經曆了這麼多,才知道我們就是彼此心裡的那個人。”

見華峰對自己頗有微詞,陸向黨趕緊開口解釋,“我希望你能夠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好好照顧妍妍,從今往後,我絕不會讓她受一丁點委屈。”

“你說得倒是好聽,做這些事情之前,你有冇有跟我露過半點風聲?”

華峯迴想起之前陸向黨調查林見深、又幫自己出謀劃策,就覺得自己落入了這傢夥的圈套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