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容槿雙手撐在膝蓋上,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石子路對麵的花草,腦海浮現出傅宵權那張棱角分明,卻佈滿冷漠的臉。

她說不清心裡什麼感覺,酸酸的,漲漲的。

原來那男人並不是天生就冷漠,他也熱切的愛過一個女人啊。

許久後,容槿抿了下微乾的唇瓣,問老夫人,“梁小姐不是很愛四哥嗎?傅三少上門時,她大可以拒絕。

“愛?”老夫人笑了聲,銳利的眼裡卻露出幾絲譏諷。

“當時我知道宵衡去梁家提親後,我把盈盈喊了過來,給她重新選擇的機會,我怕她是一時糊塗。

她卻義無反顧的選擇了我三孫子,說跟他在一起感覺到很幸福。

“她跟宵權十幾年的感情,說拋棄就拋棄,很快跟另一個男人結婚,你覺得這叫愛嗎?”

“更可笑的是,我三孫子意外去世後,她又突然跑來跟我說,她年輕時不懂事,做了錯事,她對宵權還是有感情的。

”老夫人說這些事時都覺得可笑,一直在搖頭。

“如果不是顧忌她肚子裡的孩子,我見都不願意再見她,偏偏……”

老夫人冇再說了,可容槿從她那深深的歎息中,卻明白了一切。

容槿挽住老夫人的手臂,靠在她肩頭,輕聲道,“我奶奶走的早,我一直很難過,看到您,我彷彿看到奶奶她回來了。

奶奶您很聰明,很多事我不說,您也查得到。

“但是奶奶,我真的很喜歡您,也是真的想對您敬孝心,從現在到以後,隻要您不嫌棄我,您就是我奶奶。

“我也很喜歡你。

”老夫人抬手,愛憐似地摸了摸她的烏黑長髮。

“我不希望宵權跟盈盈再有牽扯,可宵權是我孫子,我最疼的那個孫子,他已經三十多了,我更希望他有妻子,有自己的小家庭。

頓了頓,老夫人又說,“我希望你跟宵權試試,如果真合不來,奶奶也不勉強你。

“奶奶……”容槿眼眶忽然有點酸澀。

老夫人摘下手腕上的那枚翡翠手鐲,親自套在容槿手腕上,摸著她的手,滿臉和藹笑意,“真的沒關係。

容槿不知道說什麼,隻是將頭親昵地依偎在老夫人肩膀上。

兩人在花園聊了許多,還是容槿見時間不早了,哄騙老夫人說下次再聊,挽著她回了屋。

等老夫人回自己房間後,容槿問了下傭人傅宵權住的房間,正要擰開門,門卻從裡麵被拉開,梁盈從裡麵出來。

她眼睛有點腫,眼角還泛紅,似乎是哭過。

梁盈猝不及防看到站門口的容槿時,臉色變了,“你怎麼在這?”

“這是我跟我老公的房間,我不來這睡覺,那去哪?”容槿紅唇撩起,笑容淺淺道,“倒是三嫂,怎麼在這?”

梁盈用力抿了下唇,冷冷道,“剛剛跟宵權說了點事。

說完,她就從容槿身邊走了過去。

容槿回身看著離開的梁盈,好心提醒:“三嫂,你有事最好一次跟我老公說清,因為他呆會可能冇空理你。

梁盈聽出她話裡的意思,氣的差點摔倒。

梁盈暗暗咬牙,一手撐在牆壁上穩住身體,而後快步穿過長廊,進了自己房間。

“哐當!”門被狠狠關上。

從這怒氣沖沖的關門聲裡,容槿能感覺到梁盈的憤怒心情,不知道怎麼,她煩躁的情緒一掃而空,甚至還心情不錯。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