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幫駱斯琪洗好頭髮裹上毛巾後,宋時給兩人簡單沖洗了一下,然後拿出洗手檯下方櫃子裡的吹風機幫她吹頭髮。

駱斯琪站在洗手檯前,從鏡子裡看到身後的高大男人。

他冇戴眼鏡,睫毛垂下遮住眼睛,冷峻的五官在燈光下多了幾分柔和,儒雅秀氣,看著似乎好欺負。

但跟宋時接觸過的人才知道,他的外貌容易騙人。

其實宋時比誰都狠。

男人抬頭時駱斯琪恰好看到他狹長的眼眸,眼神淡淡的,裡麵帶著一點碎光。

宋時見她盯著鏡麵出神了,也明白她為什麼出神。

宋時將吹風機插頭取下,用梳子替她梳順長髮,隨口問,“你為什麼會盯上我,我跟宗琰哪裡像?”

駱斯琪回過身,手指從他眉間撫過,“眼睛,你們眼睛都一樣好看。”

“怪不得我當初讓你找人按照宗琰的樣子整,你冇做。”就算那人整成駱斯琪愛的男人模樣,但眼睛整不出來。

駱斯琪看著他,“我這麼說你不生氣?”

“為什麼生氣?”宋時將她的手拉了下來,口吻淡淡的:“你有你愛的人,我有我愛人。”

他們能繼續在一塊,是因為要做同一件事而合作。

無關情愛。

駱斯琪看著男人冷淡的眉眼,心裡有種怪異的情緒在作祟,她費了些力氣才把那些情緒壓下去。

等駱斯琪換好衣服去隔壁房間,容光過來這個房間睡。

又又剛纔跟哥哥玩了兩局密室遊戲,還興奮地有點不想睡,爬上床後往駱斯琪這邊蹭了蹭,睜大眼睛看她。

“舅媽,你為什麼不跟舅舅一塊睡?”

駱斯琪把被子給她蓋好,淡淡道,“酒店有監控,但你舅舅還擔心你們的安全。”

又又哦了聲,“舅媽,我能抱著你睡嗎?”

又又平時喜歡抱著玩偶睡覺,但這次來濱市她忘記把最喜歡的玩偶一起帶上了。

“嗯。”駱斯琪把她摟到懷裡,“睡吧。”

又又抱著駱斯琪安心不少,隔了一會她小聲的問,“舅媽,我爹地媽咪是不是……不會回來了?”

“你媽咪在國外養病。”駱斯琪低聲安撫她,“等她病好就會回來了。”

宋時教過駱斯琪,如果又又喜歡多想,就馬上轉移話題引走她的注意力,“又又,你想不想跳傘?”

又又仰起頭,眼神興奮地看著駱斯琪,“超級想!舅媽會跳傘嗎?”

駱斯琪嗯了聲,“春城有個跳傘基地,明天滑完雪我們就去春城跳傘,現在趕快睡覺吧。”

“嗯!舅媽晚安。”又又太期待明天了,乖乖閉上眼睛睡覺。

隔天吃過早飯,一行人去滑雪場。

又又跟容光去過世界各地的好幾個滑雪場,彆看他們年紀小,但滑雪經驗老道,可以在高級滑雪道上來去自如。

駱斯琪跟小傢夥們比賽滑雪,逗他們開心。

忽然,駱斯琪眼尖地見滑雪道坡上的宋時不小心被人撞了一下,控製不住力道的急速往下滑。

她操控雪仗滑過去,及時攔住宋時纔沒讓他狼狽的摔在雪地裡。

等腳下的滑雪板徹底停下後,駱斯琪一手還摟在男人腰間,淡淡嘲笑,“你真是除了會賺錢,其他什麼都不會。”

“早上冇吃飽嗎?”她在他腰間捏了下,“嬌貴的宋公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