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我覺得舅舅會浪費球。”又又直白地說。

宋時噎了下,隨後麵無表情的把幾個球從駱斯琪手裡拿過來,“等著,舅舅給你投個公仔回來。”

輪到宋時後,他站到黃線外把小球朝遠處的投球板扔去,一下就扔進了洞裡。

“哇,舅舅你可以哎!”又又為他歡呼。

“投球而已,這麼簡單。”宋時扶了下眼鏡,又一個球扔向投球板,但小球在洞口邊緣碰了下就掉在地上。

六個球宋時就進了兩個。

而想拿到星黛露公仔需要六個球全進,而且不能進同一個洞口。

又又搖頭歎氣,“舅舅,你很讓我失望。”

宋時,“……”

排隊輪到駱斯琪後,她很輕鬆就把六個球全拋進投球板上不同的小洞裡。

又又舉著雙手歡呼起來,“歐耶,舅媽你太棒了!”

駱斯琪淡淡一笑,接過工作人員遞來的玩偶交給又又,然後問那工作人員,“隻能拿這種玩偶嗎?”

“還有傑拉多尼,一個情人節款星黛露,以及鑰匙扣。”工作人員道。

雖然每天來玩投球的遊客很多,不過因為投球板上的洞口很小,而且要六個球全進洞口才行。

所以能拿走玩偶的遊客寥寥無幾。

“舅媽,我想要傑拉多尼!”又又拉了拉駱斯琪的手腕,滿臉興奮,“那個情人節款星黛露我也想要!”

又又讓宋時去買球,自己則趕緊去排隊給駱斯琪占位置。

周圍的遊客聽說還有情人節款星黛,個個也躁動起來,排隊投球。

排又又前麵的一個青年實力不錯,已經投進了五個球。

又又拉著駱斯琪的手,緊張地說:“舅媽,我的情人節款星黛露是不是要冇了?”

“不會。”駱斯琪道,“他最後一個投不進。”

那青年正要投最後一個球,聽到駱斯琪的話,他回頭狠狠瞪著駱斯琪,而駱斯琪掀起眼皮,冷漠地瞪了回去。

青年被她那眼神看的頭皮發麻,又把頭扭了回去。

最後一個球對方果真冇投進去。

青年女朋友就在邊上站著,見男朋友投球失敗,她立刻朝駱斯琪罵,“都怪你剛剛詛咒我男朋友,你影響他發揮了!”

“那你現在就在邊上詛咒我。”駱斯琪隨手一扔,一個球就進了小洞裡。

那女孩也不客氣,大聲詛咒駱斯琪投不進。

結果六個球駱斯琪輕輕鬆鬆投了進去,氣的女孩臉都青了。

駱斯琪嗓音冷淡道:“技不如人還怪人家說,難道走路摔著你還要怪路不平嗎?”

女孩氣得咬牙切齒。

她盯著駱斯琪看了幾眼,忽然大聲道,“我認得你!你爸爸叫駱朋義,是個強健犯,強健了一個未成年女孩!”

駱斯琪眼神一沉,但她冇理會對方,用手捂住又又的耳朵。

免得這些臟話被小傢夥聽到。

“真是人不可貌相,你爸那身份竟能做出這種齷蹉事!”女孩彷彿逮著出氣的機會,一直罵駱斯琪,罵的還特彆大聲。

“他有你這麼大的女兒,怎麼敢對未成年下手的,是不是他有戀to

g癖?”

“你是不是從小也被他侵犯了……”

女孩正罵著,突然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扇的她差點摔地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