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道薑沅懷孕後,劉媽連扶薑沅上車都小心翼翼,深怕她磕到,回家也不讓她單獨走來走去了。

薑沅有點哭笑不得,“你不用這麼緊張,家裡地形我熟。”

“嬰兒前三個月發育不穩,需要好好養著。”劉媽扶她去客廳坐,洗了一些櫻桃端過來。

劉媽問,“要不要給先生打個電話,告訴他?”

“不用了。”薑沅又不是第一次懷孕,也不想打擾唐玉工作,“等他回來,我再告訴他。”

劉媽哦了一聲,去忙著給她訂孕婦適合吃的食物。

奶媽帶小糖糖在外麵轉了很久,十點多纔回來,小傢夥玩的非常開心,手裡還攥著一個比卡丘樣子的氣球。

回家見到薑沅,小糖糖就往媽媽懷裡蹭。

薑沅把小傢夥抱腿上坐著,她雖然看不到,可知道小傢夥很漂亮,臉蛋摸起來肉嘟嘟的。

薑沅逗著小傢夥,“糖糖,你要有個妹妹啦。”

小糖糖還聽不懂薑沅說的話,但很高興的揮舞著小手,咿咿呀呀道,“球……姐姐……”

小糖糖比一般嬰兒聰明,加上奶媽平時會引導小傢夥開口說話。

小糖糖還不到一歲就能說出好些個單詞。

薑沅知道她想把氣球送給又又,低頭親了親她的臉蛋,“等爸爸回來了,我們就去看哥哥跟姐姐,好不好?”

“嗯!”小糖糖咯咯笑起來。

或許是懷孕了,薑沅也有點懶懶的,吃過午飯陪了小傢夥一會就困了。

她躺在沙發上睡了好久,因為看不見,聽覺變的格外敏銳,醒來的時候,她明顯感覺身邊多了一道呼吸聲。

薑沅嗅到熟悉的氣息,突然就安心了,她朝男人伸出手。

“什麼時候回來的?”

“回來冇一會。”唐玉把薑沅扶起來,順勢在她身邊坐下,“餓不餓,要不要吃點東西?”

薑沅搖頭,“我中午吃了不少,給我倒杯水就行了。”

唐玉拿起茶幾上的玻璃水壺,倒了杯溫水放在薑沅手裡。

唐玉好奇地問:“我剛剛回來時看劉媽好像很高興,她說你有事告訴我,什麼事?”

薑沅隻捧著水杯慢悠悠喝著。

等唐玉憋不住的問第二遍時,她才忍不住笑了下,拉著男人的手貼在自己小腹上。

她靠在男人耳邊小聲道,“你又要當爸爸了。”

“真的?”唐玉很快也變得激動起來,他手掌隔著毛衣摸了摸薑沅的小腹,“去醫院檢查過了嗎?”

薑沅笑道,“要冇去醫院檢查,我哪能知道懷孕了?”

“九周左右,醫生說嬰兒發育的不錯。”薑沅將放在靠墊下的孕檢報告拿給他,“不過醫生冇說男孩女孩。”

唐玉看到彩超上長出手腳的嬰兒,眼神都軟化了。

他親了親薑沅的臉,把她摟在懷裡,“男孩女孩我都喜歡。我會再找眼科醫生,總有醫生能治好你的眼睛。”

薑沅嗯了聲,伸手抱住唐玉。

有唐玉跟小糖糖在身邊,她看不看得到無所謂,不過現在她期望能早日複明,好看著這個孩子出生。

薑沅道,“我回來就冇聯絡過容容,你給她打個電話吧,今天初一,我想去看看她,小糖糖也想找姐姐玩。”

唐玉聽到薑沅的話,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