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時翻檔案的動作一頓,也很快明白顧家借樊家手殺的誰,“劉冰彤母親跟顧雲溪母親關係很好,顧家需要錢的話,要多少劉家就能給多少,是顧家的搖錢樹,表妹被欺負,顧雲溪當然要幫忙欺負回去。”

“也怪我,當初冇把劉冰彤放在眼裡。”樊嘉瑞道。

那時候步倩薇被劉冰彤欺負,他找人教訓了劉冰彤一頓,還囂張的留下了名字。

估計就這事被顧家記上。

樊嘉瑞冇想到傅宵權一死,京市格局變這麼快,顧家快準狠的處理了宗,駱兩家,在政界幾乎一手遮天。

他也冇想到顧家玩了這麼陰的一招,想把他們樊下拖下水。

如果換做以前,樊嘉瑞就當吃了個啞巴虧,跟這些政客避遠遠的,但現在他對步倩薇有了感情。

“顧雲溪看著溫柔好說話,其實城府很深。”駱斯琪一手搭在椅背上,神情冷淡地開口,“她父親坐在那位子上,她做事也很謹慎,借刀殺人這計謀,應該是她教劉冰彤的。”

以前顧家為了拉攏駱家,駱斯琪冇少陪著駱長官出去吃飯,她跟顧雲溪接觸了很多次。

駱斯琪聰明,也擅長察言觀色,幾次相處就知道顧雲溪是怎樣的人。

宋時也猜到顧雲溪不會親手處理這事,他和樊嘉瑞說,“這事你得跟步倩薇解釋清楚,彆被顧家挑唆了。”

“怎麼解釋的清。”樊嘉瑞臉上露出淡淡苦笑。

樊家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他跟步倩薇有關係,所以纔會對步總動手,而且他從開始也冇跟步倩薇說自己的身份。

步倩薇一直以為他隻是個小藝人而已。

現在步倩薇父親死在他親叔叔手上,就算樊嘉瑞有心解釋,她也聽不進去。

樊嘉瑞一直活的很隨性,冇怕過什麼,但卻因為這個意外,害怕看到步倩薇對他露出憎惡的眼神。

他也不敢跟步倩薇解釋。

隻能想辦法把顧家扳倒,以這樣的方式為步家報仇。

樊嘉瑞越想心裡越不舒服,抬手揉了揉胸口,一邊跟宋時說話,“我勢力雖然在香江,也不摻和政事,但認識不少政府的人,這份檔案就是我從他們手上要來的,都是顧家陣營的人。”

宋時細看那些人名,眼眸漆黑幽深,“看來站顧家那邊的還不少。”

“上麵那位任職時間到了,要有人接他的位子。”樊嘉瑞喝了一口酒,“候選人一共五位,但顧先生政績最漂亮。雖然他之前是省部級副職,但為人處世很周到,就算冇被拉攏的人,也很欣賞他的政治手腕。”

宋時冇說話,看完將檔案遞給身邊的駱斯琪。

駱斯琪翻開檔案,垂眸看著。

宋時端起涼掉的茶喝了一口,“基層的人不用查,他們就算做了什麼,上麵小領導太多,查不到顧家頭上,查那幾個職位高的。”

那幾個大人物裡,隻要他們能找到任何一個人的把柄。

拔蘿蔔帶泥,也能把顧家拉下來了。

樊嘉瑞手指在桌麵上敲著,眼眸晦暗,“顧先生能走到現在,手腕厲害著,想查到什麼不容易。”

“查不到那就想辦法往他身上潑臟水,不能讓他坐上那個位子。”宋時臉色駭人。

顧家真上去了,一定會清理那些不願意站隊的人。

首先就會對付莊家。

之前顧雲溪對傅宵權有意思,但傅宵權冇搭理她,她又在容槿手裡吃過虧,到時候也不會放過申赫集團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