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芹見顧雲溪過去跟季老太太說話,她拿回讓服務生保管的賀禮,拉著丈夫匆匆上去。

顧雲溪給季老太太介紹了一下,說這是自己表姨媽。

“季老太太,祝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蘇芹雙手捧著一個盒子遞上去,“知道您喜歡佛珠,我特意買了串來送您。”

蘇芹捧著的盒子都是沉香打造的,散發著淡淡香氣,一看就價值不菲。

這要是送季院長,那送不得。

不過今天是季老太太的七十大壽,而且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送老人一串佛珠當賀禮就再正常不過。

季老太太年輕時跟佛有緣,經常會去寺廟,家裡也收藏了幾串佛珠。

瞄了眼蘇芹手裡的盒子,季老太太就知道盒子裡的佛珠肯定也是上品,她臉上的笑容很濃厚,道謝接過了盒子。

不過沉香木盒子一打開,裡麵那串佛珠的線突然崩裂了。

佛珠嘩啦啦從盒子裡滾出來,掉了滿地。

這突然的狀況讓蘇芹,顧雲溪幾人始料未及,而季老太太的驚叫聲,也把其他客人的目光引了過來。

宋時就在旁邊跟人說話,看著這邊情況後眼眸閃了閃。

他走過來,在一片沉默中無意開口,“我曾去寺裡燒香時,聽一個和尚說佛珠線猶如人的生命線,斷了可不吉利。”

老太太本來因為佛珠的線斷了而不悅,聽了這話臉色瞬間沉下去,難看極了。

她這把年紀了,對生死早就看淡。

不過旁人說她命不久矣,或者有什麼事預兆她活不長,那就讓她很不舒服了。

等季院長聽到動靜趕過來時,有人把蘇芹送季老太太佛珠,但老太太打開盒子時佛珠線忽然斷了,預兆不吉利的事告訴他。

季院長聽完,臉色也有點難看,“蘇女士,你過來給我母親賀壽我就很感謝了,不必帶貴重的賀禮。”

蘇芹見季院長臉色不佳,頓時慌了。

蘇芹趕忙解釋,“季院長,這佛珠是我親自去買的,當時我還拿手裡看了看,冇什麼問題。”

季老太太說,“所以怪我,我一打開佛珠就斷線了?”

“您彆誤會,我不是這意思……”

饒是蘇芹平時在商場混,接觸上流圈子的人不少,不過這會緊張之下,越說錯的越多。

好在顧雲溪及時出來替蘇芹解圍,“表姨媽要買佛珠送季老太太的事跟我說過,她還說季老太太您喜歡佛珠,必須挑一串好的送您,這不,表姨媽知道大隆寺有位老和尚手裡有串沉香佛珠,往大隆寺奔波了好幾回。”

“不過這串沉香佛珠那老和尚一直收藏著,冇怎麼用,長久不用的琴絃都容易繃斷,佛珠的線也不例外。”

顧雲溪解釋的合情合理,好像佛珠斷了隻是意外。

見季老太太眉頭鬆開,顧雲溪又柔聲道,“季老太太您信佛,也知道佛珠斷線還有一種說法……”

“那是佛珠在保佑他的信徒,替信徒擋災。”

站人群裡的駱斯琪抱臂看著顧雲溪自圓其說,又低聲跟宋時說,“我跟你說過她非常沉得住氣,而且巧舌如簧。”

“再巧舌如簧又怎樣,季老太太心裡還是膈應了。”宋時笑笑。

季老太太年輕時就信佛,而且還是他先說佛珠線斷了不吉利,所以顧雲溪解釋再完美,季老太太心裡也有疙瘩。

宋時彎下腰,頭靠在駱斯琪耳朵邊,“你剛剛說去洗手間,去辦這事了?”

能神不知鬼不覺把佛珠弄壞,這女人挺厲害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