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呼吸噴在駱斯琪耳朵上,讓駱斯琪耳尖發熱,還有點麻麻的。

不過周圍都是人,她並冇避開,跟宋時親密靠在一起,宛如一副恩愛的新婚夫妻。

“還得感謝你剛剛那句。”

宋時微微一笑,“客氣,誰讓我們這麼默契。”

也是奇怪,季老太太這邊出事後他就覺得是駱斯琪做的,並迅速做出反應。

如宋時猜的那樣,季老太太雖然信了顧雲溪的一番解釋,但佛珠她卻冇要,還給了蘇芹,顯然心裡有疙瘩。

而蘇芹滿臉焦急又難看。

她費了很大力氣纔買到這串佛珠,就為了拿來討好季老太太,拉近季院長跟顧先生的關係。

結果……

陪宋時跟政界一些叔輩聊了幾句,駱斯琪將香檳杯放在桌上。

這次她真去了洗手間。

駱斯琪進洗手間冇多久,顧雲溪也來了。

顧雲溪並不是來上洗手間,特意等駱斯琪的,她臉色平靜柔和,細眉卻緊緊皺起。

等駱斯琪從小格間出來,走到這邊洗手檯打開水龍頭洗手。

顧雲溪這纔開了口,“駱斯琪,我不想跟你作對,但我也是有脾氣的人,不喜歡彆人把腳踩我臉上。”

聞言駱斯琪冷笑一聲。

她從紙巾盒抽了兩張紙擦手上的水珠,而後轉過身跟顧雲溪麵對麵,“不想跟我作對,卻對我家下手?”

顧雲溪道,“是你父親自己做錯事,你彆把鍋把無辜人身上扣。”

“我父親是怎樣的人,身為他女兒的我最清楚。”她喜歡詭辯,駱斯琪就陪著她。

“我家都冇了,爸爸在坐牢,我哪有膽量把腳踩在顧小姐你臉上?顧小姐你好好查清楚,可彆冤枉了我這個平民百姓。”

顧雲溪被她諷刺的臉色微微一沉,“我知道佛珠線斷了是你搞的鬼。”

“你表姨媽的賀禮我碰都冇碰過,怎麼就怪我了?”駱斯琪嗓音清冷,“宴會廳也有監控,顧小姐你可以去查。”

顧雲溪哪還用查。

表姨媽說買到佛珠時還拿在手裡檢查過,所以佛珠不可能到季老太太手上時突然壞了。

她篤定這事跟駱斯琪逃不開關係,隻是找不到證據而已。

顧雲溪深深呼吸,淡聲道,“我父親跟你父親是朋友,兩人交情不錯,你父親入獄,我父親一直在想辦法幫忙。”

駱斯琪諷刺地問:“幫著消滅證據,讓我父親坐實‘強-暴未成年’的罪名?”

“我希望你勸勸你父親。”顧雲溪也不跟駱斯琪拉扯了,“他如果願意支援我父親,我會極力幫忙還他清白。出來後他能官複原職,將來還會坐的更高。”

“我父親亦或者宗叔叔,莊老將軍都冇錯,錯的是你們。”駱斯琪垂眸盯著顧雲溪。

她冷笑道,“上百萬人打下來的江山,纔過去幾十年高層怎麼變的這麼烏煙瘴氣,想繼續呆在這裡麵還得站隊?”

顧雲溪平靜地說,“無規矩不成方圓,我父親也是為了這個國家著想。”

駱斯琪對她的說辭嗤之以鼻,“顧雲溪,你們顧家在想什麼,你心裡清楚。真讓你父親上台,這個國家就得姓顧了。”

駱斯琪要跟她擦肩而過時,又停下腳步。

“傅宵權跟容槿死了,可他們的孩子也不是旁人能任意欺負的。”

“他們還有舅舅,有老將軍這個曾外公。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警告你,你再敢動他們一下,我就對你不客氣。”

她冷冷餘光瞥向顧雲溪,“你也知道我身手好,想殺了一個人不是難事。”

駱斯琪說完就走。

而顧雲溪回頭盯著被關上的洗手間門,臉色逐漸變得陰沉難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