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佛珠的事,蘇芹心情很不好,劉冰彤怕說錯話讓母親生氣,一直躲遠遠的。

她見突然闖進來一群便衣警察,把駱斯琪跟宋時雙雙帶走,而且還是在一群人麵前給他們戴上手銬。

看到駱斯琪這麼丟人,劉冰彤彷彿出了一口氣,但她也很詫異。

好端端的,駱斯琪怎麼會被帶走?

劉冰彤在人群裡四處看了下,看到了顧雲溪,雖然顧雲溪隻給了自己一個眼神,但劉冰彤明白表姐的意思。

她擠到前麵悄悄拍了幾張照,迫不及待的讓人發去網上。

很快申赫集團董事兼CEO被帶去警局的事就在媒體網站傳的沸沸揚揚,申赫股價都受到不小的波動。

集團公關趕緊出麵處理。

另一邊,到警局後駱斯琪跟宋時被分彆帶去了不同的審訊室。

兩個警察坐在駱斯琪對麵,其中一個問駱斯琪,“駱斯森是不是你殺的?”

駱斯琪麵色冷淡,語氣也很冷,“駱斯森是我弟弟,我殺他乾什麼?”

“你還狡辯,我們調查了那家酒店。”那警察厲聲道,“駱斯森約你去那家酒店見麵,出酒店後他就不見了。”

“當初跟你父親有關係的戴倪也死了,是不是也是你乾的?”

駱斯琪掀起眼皮,眼神淡淡地看著對麵兩名警務人員,“駱斯森不見了,是因為我送他去國外讀書了。當天下午我送他去北城機場的,你們可以去查北城機場的監控,至於戴倪……”

她繼續說,“我相信我父親是被冤枉的,一直在找辦法還他的清白,而且戴倪是證人。”

“如果戴倪死了,我爸‘強-奸-未成年’的罪名徹底冇翻案的可能,我比你們更希望她安然無恙,殺她乾什麼?”

“……”

警員無論怎麼厲聲詢問,駱斯琪總能給出有理有據的答案。

最後他們隻能把駱斯琪帶去羈押室。

約莫半個多小時後,警局就拿到那天北城機場的監控。

他們從監控中看到駱斯森的身影,機場的工作人員也告訴他們,當天晚上飛往洛杉磯的某航班上,有一名叫駱斯森的旅客。

宋時那邊跟駱斯琪說的供詞差不多。

因為駱朋義的事,駱斯琪怕弟弟在學校被人指指點點,所以跟宋時商量把駱斯森送去國外讀書。

他們去北城經常住那家酒店,所以纔會約駱斯森在酒店見麵。三人聊完後宋時去醫院看望老將軍,駱斯琪則送駱斯森去機場。

警員正犯難著,申赫集團的律師就匆匆來了。

場那邊給出的監控及證詞,證明駱斯森還活著,而駱斯琪跟宋時身上冇任何嫌疑,警局不能再把人扣押著。

早上六點多,宋時跟駱斯琪從警局走出來。

宋時打發走律師後,到路邊攔了輛出租車,跟駱斯琪一塊回燕園。

宋時隔著車玻璃看著從眼前一閃而過的警局大門,想起很多前的事,“我年輕乾過最蠢的事,就是把容容送去警局。”

那時候他被仇恨矇蔽雙眼,對容家多恨啊。

完全不顧容家對自己二十多年的養育之恩,親手送走了容唯夫妻,又被人吹枕邊風,連容槿都冇放過。

差點就害死了容槿。

宋時揉了揉眉眼,重新戴好眼鏡,然後扭頭看向駱斯琪。

盯著駱斯琪看了許久後,宋時道:“當時傅宵權跟容容合作,傅宵權暗中還在算計她。說真的,你比容容幸運多了,你隻幫我照顧兩個孩子,我卻要幫你處理這麼多事,對你也冇有算計。”

或許是容槿的例子放在那,所以當知道駱家倒台,駱斯琪變得孤苦無依時,宋時對她格外心軟。

他企圖幫助駱斯琪,從她那獲得點救贖,好讓自己安心。

看吧。

他其實冇那麼差,還是一個好哥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