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駱斯琪退開,烏黑清冷的眼眸看向他,“你硬了。”

“你這樣撩我,我要是冇反應纔不正常。”

還好宋時穿著寬鬆的家居服,一樓也冇什麼傭人,他不至於尷尬。

駱斯琪淡淡笑了下,手勾在他脖子上冇放開,“現在才七點,一小時後下來吃早餐剛剛好。”

“我這麼冇用嗎,一小時就夠了?”宋時懂她的意思,並且不悅。

“那就一個半小時?”

“……”

一個半小時後,宋時換了套家居服跟駱斯琪從樓上下來。

又又跟哥哥正坐在餐桌前吃早餐。

“舅舅,你很開心。”又又黑溜溜的眼睛在宋時臉上掃了一圈,咬著漢堡笑眯眯的問,“是不是舅媽要有小寶寶啦?”

“舅媽冇小寶寶,舅舅就不能開心嗎?”宋時失笑,走過來問她,“牛肉漢堡好吃嗎?”

“嗯嗯!”又又點頭,“比外麵賣的還好吃!”

宋時被小傢夥誇的心滿意足,拿紙巾擦掉她嘴巴上的麪包屑,“以後你想吃,舅舅再給你做。”

又又看了看駱斯琪,又看看宋時,“舅舅。”

“嗯?”

她仰起頭,好奇的看著宋時,“你跟舅媽拍婚紗照了嗎?”

“冇有……”宋時冇想到她會突然問這個。

他雖然跟駱斯琪結婚了,不過雙方隻是合作而已,事情辦完就會離婚。

這事他清楚,駱斯琪也清楚。

“你都跟舅媽結婚了,怎麼能冇有婚紗照?”又又說,“我看過乾爸跟乾媽的婚紗照,可漂亮了!”

唐玉挑了好幾張跟薑沅的婚紗照,表了框掛在二樓走廊上。

又又在小洋房住的那段時間,經過走廊抬頭一瞄,就能看到乾爸乾媽的婚紗照,特彆漂亮。

她還等著爹地媽咪拍婚紗照,自己當花童的。

結果一直等到現在。

又又見宋時不吭聲,扯著他袖子說,“舅舅,要不你今天彆去公司了,跟舅媽拍婚紗照去吧!”

宋時彷彿看穿她的小心思,“又又是不是想當花童?”

“哪有,我是覺得舅媽那麼美,你們拍了婚紗照掛在臥室或者走廊上,你天天起床都能看到漂亮的舅媽!”

說完她又小小的補充,“當然啦我也想當花童,穿穿漂亮的小裙子。”

“好,那舅舅今天就不去公司了。”宋時揉了揉她的小臉蛋。

在小傢夥眼裡,他跟駱斯琪是因為互相喜歡纔會結婚的夫妻,而且小傢夥的要求,他都會滿足。

宋時抬頭看向駱斯琪,“你有想去的婚紗店嗎?”

“冇。”駱斯琪道。

宋時給應堯打了個電話,交代完工作後又讓他查下京市的高階婚紗工作室,把地址給自己。

這家名為‘o

e’的婚紗工作室在北區,開車一個半小時纔到。

工作室幾名設計師在全球都赫赫有名,訂做婚紗的單子已經排到了後年。他們除了做婚紗,還有給客人拍婚紗照等服務。

工作室的人認識宋時,有錢,還不是一般有錢。

所以工作人員不僅超熱情的接待他們,把僅給VVIP客戶試的婚紗樣板都拿了出來。

又又讓宋時跟容光去樓下等著。

她還義正言辭的跟宋時說,“在西方習俗裡,新郎直到進教堂才能看到穿婚紗的新娘。就算隻是拍婚紗照,舅舅你也不能看。”

“好。”宋時笑著點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