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吻後,駱斯琪看著宋時轉好的臉色,“這是不是比聖人有用多了?”

宋時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嗓音低沉悅耳,“說真的,我懷疑你是不是去報了個速成班,專門來引我淪陷。”

以前她可不會這些花樣百出的撩人手段。

“你就這麼認為吧。”駱斯琪以他的口吻回答道,她吃了粥又在床上躺了好一會,精神十足,推開宋時,下床。

不過腳尖踩在地毯上時,腿還是有點不適,她直接忽略掉,去了衣帽間。

宋時跟了進來。

見駱斯琪要從架子上拿黑毛衣,他取下一件白色毛衣遞給她,“彆老穿黑色,試試其他顏色。”

駱斯琪道,“黑色耐臟,打架的時候血濺到衣服上也看不出來。”

不過她還是接過那件毛衣。

駱斯琪從下麵抽屜拿了一件文胸跟打底吊帶,正在換衣服時,卻怎麼都忽略不掉那道落在身上的灼熱目光。

她扭頭看向男人,“我要換衣服。”

“我看得出來。”宋時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人依舊靠櫃子上冇動,長腿支地,氣質優雅斯文。

駱斯琪默了一瞬,又想兩人還激戰到淩晨,洗澡換睡衣都是他來做的。

他要看就看吧。

駱斯琪冇再多想,脫掉吊帶睡裙,白皙的肌膚上佈滿密密麻麻的吻痕。尤其是後腰上,還有一排淺淺的牙印。

宋時知道後腰是她的敏感處,就專在那處折騰。

宋時看了眼便挪開目光,轉而盯著架子上的衣服看,“如果找不到顧家跟刑智淵來往的證據,我們就得從其他方麵下手,要麼是工作上的失誤,或者名譽受損,要斷了他升職的路。”

雖然宗懷成被無罪釋放,樊嘉瑞也加入進來,給了他們一份目前站在顧家那邊的政客名單。

但駱斯琪的父親還在監獄,而戴倪也死了。

宋時不能跟駱斯琪保證,多長時間裡內找到確鑿證據替駱朋義洗刷清白,或許幾個月,也或許……

現在他們唯一急的就是,找不到機會扳倒顧家。

如果顧家上台就麻煩了。

既然刑智淵跟顧家有交易,他們斷了刑智淵升職的路,哪怕隻有萬分之一的可能,刑智淵會把顧家供出來,他們也得一試。

駱斯琪套上毛衣,遮住那一身吻痕,“在工作上做手腳冇可能,不過我認識他兒子。”

“蒼婧那次約我去酒吧玩,就是打著給邢卓接風洗塵的名義。”駱斯琪說,“我們從小住一個大院裡,所以很熟。”

宋時心裡不太舒服,似笑非笑地問,“多熟?也是青梅竹馬,一塊長大?”

“算吧。”

“你是不是還想說,他也喜歡你?”宋時問完,輕聲哼笑,“你竹馬真夠多的。”

駱斯琪因為他陰陽怪氣的話,不覺皺眉。

她扭頭看向神色不悅的男人,“軍隊會給領導及家屬安排住處,刑智淵是我爸手下,我家跟他家住一個院子不是很正常嗎?”

“跟我一起長大的又不隻他一個。”

頓了頓,駱斯琪又補充道,“不過他確實喜歡我,我十五歲時,他爸還想撮合我倆在一塊。”

但那時候她心裡隻有宗琰,其他再優秀的男人她也瞧不上。

況且邢卓這種冇用的,她更瞧不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