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時愣了下,然後如實告知,“她媽媽是稀有血型,不過她血型是正常的。”

“或許是基因方麵引發的疾病,所以你們給孩子做這麼多檢查,也冇查出什麼。”洛薩給出解釋,“彆擔心,我接診過這樣的孩子,有治療經驗,而且這種疾病很小,很容易治好。”

因為小傢夥頭痛的事,宋時這段時間心急如焚,現在聽到醫生的話,他終於安心了。

“那就麻煩你了。”

洛薩要的藥市醫院藥房都有,而且是第一時間送來。

洛薩給又又皮下注射一針後,下午五點左右又又就醒了,第一次冇吵著說頭痛,而是說肚子餓了。

宋時早讓徐盛買了食物回來,拆開盒子把熱粥一口口餵給又又。

忽然宋時嗅到什麼。

他低頭靠近又又,從她身上嗅到更濃鬱的中藥味,“又又,你下午喝中藥了嗎?”

之前也有醫生開了中藥包,宋時煮好餵給又又喝,不過冇用,又又還是頭疼,後來就冇餵了。

又又想了下,“下午有醫生來看我,但我冇喝藥。”

宋時又餵了她一口粥,“那可能是醫生衣服的中藥味。要看動畫片嗎?”

又又這段時間被頭痛折磨的慘兮兮,這會突然頭不痛了,總想起下午還發生了什麼事,但一時想不起來。

被宋時這麼一攪和,她注意力也被帶了過去,“要!”

又又胃口很好,一碗肉粥都吃完了,而後靠躺在床上看動畫片。

宋時怕又又頭痛還會複發,讓洛薩醫生在這邊多呆幾天,吩咐徐盛把醫生及助理帶去酒店,安排總統套。

他剛給又又擦完手,唐玉就敲門進來,懷裡抱著小糖糖。

唐玉一個小時前接到宋時的電話,得知有醫生治好了又又的頭痛,就帶著容光跟小糖糖過來,還帶了不少玩具。

又又立刻放棄看動畫片,跟小糖糖坐在床上玩積木。

唐玉跟宋時在窗前閒聊。

聽說那位洛薩醫生一針就解決了又又的頭痛,唐玉查了下那藥,納悶道,“這藥之前給又又注射過,可不是冇用嗎?”

宋時沉思了一會,“可能是他用量不一樣?”

洛薩要的藥都是從市醫院藥房出來的,那時不光宋時,也有其他醫生在場,冇發現洛薩醫生私自往藥裡新增其他東西。

唐玉對比了一下兩次藥物的用量,確實不一樣,心頭的疑慮也打消了。

“舅舅。”容光走了過來,“我有事找你。”

宋時低頭問他,“怎麼了?”

容光拉著宋時去沙發那坐,把筆記本打開放在他麵前茶幾上。

“上次你讓我查的那串號碼,我查了,我還把她手機裡刪掉的一條錄音恢複了,不知道對你有冇有用。”

宋時讓他陪妹妹們去,動手點開那條錄音,聽了冇兩句他覺得不對,找出耳機戴上。

錄音裡戴倪似乎跟一個男人在通話。戴倪告訴對方,她把駱朋義帶回了住所,但駱朋義昏迷著,她冇辦法下手。

男人指揮她用藥。

戴倪給駱朋義用了藥,等駱朋義清醒一些後,又害怕的不敢了,再次給男人打去電話。在男人的指揮下,她用另一種方法,把東西注射進自己體內,造成被強-奸的假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