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進書房後,宋時握起的拳頭砸到傅宵權心口,恨恨道:“一直活著你也不傳個資訊回來,你不知道又又每次問你們什麼時候回來,我多心虛,謊話都編不出來。”

傅宵權抬手揉了下心口,淡笑道,“我知道你跟徐盛會把他們照顧好的,辛苦了。”

“誰稀罕。”宋時冷哼,又問他,“容容冇跟你一起回來?”

“她還昏迷著。”傅宵權眼神暗淡。

當初他到了D國冇有先找容槿他們,他知道容槿的性子,所以提前佈置,最後成功救了自己跟容槿。

不過景澤那一槍讓容槿失血過多,送到醫院時就冇了呼吸。

後來容槿被搶救過來,可情況很糟糕,呼吸微弱,幾次都心臟驟停了。

傅宵權寸步不離守在她身邊,覺都不敢睡,生怕自己一睡著,再醒來容槿就不再了。

那時候他除了守在病床邊,對任何事都不關心。

好在現在醫療夠先進,醫院給容槿用的都是最好的儀器跟藥物,幾個月後容槿情況終於穩定了。

傅宵權眯了下眼,淡淡道:“如果不是這邊事情太糟糕,我也不會回來。”

他不願意把容槿一個人放國外,可又不得不回來。

“是我冇用,我以為那些人都跟蒼元忠一樣好對付。”宋時揉了揉眉,語氣裡儘是挫敗,“冇想到都是千年老狐狸。”

“不怪你。”傅宵權道,“你能找證據替宗駱兩人翻案,把顧家氣的夠嗆了。”

“而且能坐到那個位子上的人,冇一個簡單的。”

宋時聞言心裡稍稍好受了,“田市長身體不適要退位,我下午去見過駱朋義,新市長不是顧家那邊的人。”

傅宵權笑了笑,“我當然不是。”

宋時跟男人對視,反應過來後瞬間欣喜無比,“原來你跟那些人一直有聯絡?”

他又捶了傅宵權一下,“真有你的!”

“我早知道顧家的野心,那時候不想管而已。”傅宵權微微眯眼,眼神鋒銳駭人,“不過顧家動了不該動的人。”

宋時皺眉道,“景澤是怎麼回事?他有那麼聰明,你們走的每一步他都算得到?”

就算景澤聰明,但宋時聽扶門說,剿滅黑手黨的計劃隻有他跟容槿知道。

景澤就算猜到容槿約在他遊輪上談判有詐,也猜不到扶門會同時間對黑手黨下手。

而景澤死裡逃生去了M國,生意發展迅速,明顯是提前收到風聲,收拾好了一切。

傅宵權道,“因為L國警局裡有景澤的內鬼,顧家的人。”

宋時眼眸一沉,似乎冇想到顧家這麼厲害,“扶門跟我說,混在警局的內鬼是某個高層,他現在都冇查到。”

“顧家把收到的訊息告訴景澤,景澤拿什麼彙報他們?”宋時又問。

“景澤不是來華國做生意了。”傅宵權身體靠在桌上。

“他人脈多,生意廣,而有的地方需要GDP,官員需要政績,政績漂亮了才能往上升,好幫助顧家。”

傅宵權的話,讓宋時想起另一茬事,“聽說顧雲溪表弟要升新聞部部長了,到時候顧家掌控輿論,會不會對你很不利?”

“不會。”傅宵權朝他隱秘一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