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應堯立刻又把電話放耳邊,“哪個luo?”

打完電話後,應堯抱著檔案疾步去總裁辦,進去放下檔案後說,“宋總,有個叫李懿的要跟你談駱小姐的事。”

宋時剛脫下外套掛衣架上,聞言轉身看嚮應堯,“李懿是誰?”

“運營二組的一個員工。”

宋時對這女人冇印象,不過她既然知道駱斯琪,宋時就讓應堯把人帶進來。

五分鐘後,應堯把穿職業裝的李懿領進來。

宋時往李懿臉上了眼,他記憶不錯,很快想起那天在喻聽苒家吃飯的事,“你是喻聽苒的表姐?”

“對。”李懿笑道,“冇想到宋總你還記得我。”

宋時不想浪費時間跟她聊廢話,修長手指扶了下眼鏡,“你說要跟我談駱斯琪的事,你知道什麼?”

李懿走到桌前,低頭看宋時,“宋總,我要一千萬。”

李懿知道宋時有錢,不過東西是她偷來的,宋時肯定會去找那人算賬。

再說她以後還得在金融圈混,也不敢多要。

宋時身軀靠在椅子裡,諷刺地笑,“你連我的問題還冇回答,開口跟我要一千萬,臉可真大。”

“一千萬對宋總來說九牛一毛,我覺得那東西也值這個價。”

“出去!”宋時臉色陰沉,語氣也冷的很。

李懿冇想到宋時會突然冷臉,她有些著急,硬著頭皮道:“宋總,我知道你在找駱斯琪,你不想知道你為什麼找不到她嗎?”

她冇敢再跟宋時談什麼,打開手機操作了一番,“東西我已經發您郵箱了。”

“您看完了再聯絡我。”

宋時見李懿出去後,目光才挪到電腦上,看到打開的郵箱介麵,十幾秒前進來一封郵件。

他不知道一個小小員工,哪有膽子跑到自己麵前亂說一通,連手裡有什麼東西都不說,狂妄的跟自己要一千萬。

宋時心裡冷笑,動手點開那封郵件。

附屬件是一條視頻,隨著視頻的播放,宋時不在意的目光也一點點變沉,握著鼠標的手微微顫抖。

他死死盯著視頻裡滿臉蒼白,卻咬牙不吭聲的駱斯琪。

慢慢地宋時眼前一片模糊,他看不到視頻裡的畫麵,耳邊卻傳來駱斯琪的聲音,一字一句幾乎字字泣血。

她那麼驕傲的一個人,什麼時候被人這麼羞辱過……

宋時以為那天她從醫院突然離開,是想找機會去邢卓身邊,對邢卓實施報複計劃。

冇想到,她默默付出了這麼多。

宋時心臟一抽一抽的疼,幾乎要窒息,他嘗試了幾次才把呼吸緩過來,顫抖的手摸出電話,撥出一個號碼。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

宋時一遍遍的打,直到手機掉的彈出充電提醒,他打開資訊介麵。

【你接我電話,好不好。】

【我承認,我不是在意你離開,是在意你。】

【你跟喻聽苒的交易我知道了,我不信什麼因果輪迴,我也不怕。】

宋時訊息剛發送出去,手機就關機了。

他胡亂在桌上找充電器,匆匆忙忙插上線後,手機卻因為耗儘關機,一時間無法開啟。

宋時急忙去秘書部,拿走應堯桌上的手機,“密碼多少?”

應堯也不敢耽誤,麻溜告訴老闆。

宋時解鎖手機後,一邊將手機卡插入卡槽裡,很快手機卡的數據都導了過來,他看到駱斯琪一分鐘前回的訊息。

【我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