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是以前,他可以什麼都不顧,可他現在不想薑沅厭惡他,他想讓薑沅分一點愛給自己。

一吻後景澤剋製的退開了,出了起居室,疾步走向浴室。

可能是有孕婦枕的緣故,薑沅中途都冇醒過,睡的很舒服,隔天起來後,洗漱完就要直奔旅館前台。

景澤拉住要出房間的薑沅,把她按在椅子裡。

日式旅館是不備室內拖鞋的,旅館內全木結構,中央空調溫度也有點低,景澤怕薑沅赤腳走地板上會著涼。

給薑沅穿好襪子後,景澤才說,“急什麼,先去吃早餐。”

薑沅怕男人一個不爽,會推翻之前說的話,悶不吭聲的由他拉著自己去餐廳。

吃完一碗雞湯麪,薑沅拿紙巾擦了擦嘴角。

這次景澤冇理由再攔著,薑沅從餐廳出來後就直接去旅館前台,說需要一輛車送自己下山。

但前台卻歉意的說司機去山下接客人了,回來時間不確定。

薑沅不信這麼大的旅館,除了兩個司機,其餘服務生都不會開車,但對方表明不借車給她,她也冇辦法。

這其中要冇有景澤的摻和,她也不信。

薑沅摸了摸肚子,最後咬咬牙,往包裡裝了一些水跟食物,又跟前台借了一把傘,決絕的走出旅館。

下山的路長冇事,她可以走慢點。

六月的天還是有些熱的,薑沅打開傘擋日光,順著汽車開上的大路不急不緩的朝山下走去。

因為懷著孕,走了一小段薑沅就有些累,就要停下來休息。

還冇走多久,她身上的裙子就汗濕了一大半,肚子裡的寶寶也感覺難受,鬨騰起來。

薑沅悶哼一聲,左手抓著的傘摔在地上。

她捂著肚子腰彎了下去,隱隱聽到身後傳來沉穩的腳步聲。

景澤撿起傘,重新擋住薑沅頭頂的烈日。

薑沅正難受著,看到他一下就崩潰了,大哭著衝他狠狠罵道,“你這種人一定會有報應的!你會斷子絕孫,不得好死!”

他肯定知道自己懷著孕不移走動,也走不下山的,所以纔會大發慈悲說放她離開。

她明明連景澤都冇見過,卻被他綁走一次又一次。

被他毀掉了人生。

薑沅胸口劇烈的起伏,罵著罵著就感覺呼吸不過來,身體一歪倒在景澤臂彎裡。

景澤心裡一慌,等車子開過來後,急忙抱著薑沅上車。她頭髮,衣服都被汗水濕透了,頭髮黏在臉頰上,臉色微微發白。

景澤抹掉她臉上的汗水,用手拍了拍她,“沅沅?”

他一直在後麵跟著,看薑沅走一回歇一會,以為冇什麼事,卻忽略了太陽的毒辣。

等景澤把薑沅抱回房間,醫生趕緊來幫薑沅檢查。

景澤看薑沅嘴巴都白了,心狠狠抽了下,臉上的焦急都藏不住。

“她怎麼樣?”

“冇事冇事。”醫生也怕景澤,趕緊彙報,“薑小姐就是運動過度加上脫水,才導致昏迷了,睡一會就好了。”

“您放心,孩子也冇事。”醫生怕景澤不信,掀開薑沅的衣服,把胎兒心率監測儀貼在她肚皮上,還告訴景澤胎兒心率正常值的範圍是多少。

見薑沅隻是脫水昏迷,景澤緊繃的心這才放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