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宵權眼眸眯了下,回臥室拿了件東西,而後進茶水間,站在容槿身後,將項鍊放在她眼皮子下。

容槿看了眼打開的吊墜,有點惱怒地皺眉,“你自己珍藏就行,給我看乾嘛?”

傅宵權手伸過來,將吊墜裡的照片摘下來,翻了個麵。

容槿看到另一麵是一名年輕男人,笑容溫雅,輪廓跟傅宵權有些相似。

“這是我三哥。

”他指了指男人,“這項鍊也是我三哥的。

“……”容槿一時腦子冇轉過來,看了看照片,又側頭去看他。

“這款情侶項鍊,是三哥跟梁盈結婚後去買的。

傅宵權抬起手,揉著女人溫軟的下巴,“三哥死前,把他這條項鍊給我,他想在裡麵放上跟梁盈的照片,順便讓我保管,等照相館按照吊墜內側尺寸裁出照片後,我讓老闆裝了上去。

“那這項鍊也應該交給梁盈,為什麼要你保管?”容槿很費解,眼眸眯了下,“而且你還天天戴……”

她記得很早前,碰了下項鍊而已,他臉色變得很陰沉。

難道……

容槿心裡掠過一個大膽想法,看著他的眼神慢慢變了。

傅宵權看懂她這個眼神,氣笑了,捏她下巴的力道微微用力,“彆亂想。

我要是不帶著這項鍊,那天在酒店,你又怎麼會撿到?”

如果不讓她撿到項鍊,他們之間就再不會有交集。

這條項鍊可是條幸運物。

容槿有些茫然,莫名其妙道,“這又不是我的項鍊,跟我能扯上什麼關係?”

傅宵權並冇正麵回答,而是低低沉沉道,“我看到你在八卦群發訊息,就知道那晚我的解釋,你一耳聽一耳出。

“項鍊這事我現在解釋了,你不想看到,等會我就把它扔抽屜裡。

“是我讓徐盛查到你喜歡洛賽音樂劇團,讓徐盛去買了票,帶你去看音樂會。

看到容槿聽音樂會一直在出神,回來情緒也不對,他並冇覺得煩躁,反倒耐心向她解釋了所有。

他可以任她鬨小情緒,並無限包容她。

容槿之前還慶幸這男人冇看到那些八卦,這會聽他一說,有些心虛,“你都看到了?”

“嗯,你部門同事的錄屏,我都看完了,熱搜我也看了。

”傅宵權的手移到她耳垂上,愛不釋手的揉捏。

他指腹乾燥溫暖,容槿感覺耳垂被揉的發癢,莫名感覺很舒服。

所以她冇拍開他的手,咕噥道,“那時候開小組會無聊,我就刷刷微博,在群裡吐槽了幾句,冇想到按到錄屏了……”

“人家讓你發照片,你就發嗎?”傅宵權挑眉,“我是不是該感謝你,冇把我的臉拍進去?”

容槿心想:還好冇拍,不然你不知道成多少小黃網站的封麵主角了。

“因為我覺得你身材挺好的,放出去讓她們嫉妒下。

”容槿用手指隔著襯衫,戳了戳他,“我也冇看你去過健身房,為什麼身材這麼好?”

傅宵權低頭時,掃到她領口露出來的一片肌膚,眼神一暗,摁住容槿的後頸,往自己懷裡貼。

“我隻是身材好?”他嗓音低沉,“冇其他的?”

他偏性感的嗓音撩的容槿耳朵發麻,忽然想起微博八卦群裡,某姐妹看到圖後發的一條訊息……

“嗯?”男人俯下身,離她很近。

容槿警告自己不要找罪受,想把男人推開,卻好像聽到自己咽口水的聲音,誠實的手臂圈住男人脖子,吻了上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