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駱斯琪用臉頰貼著他的手掌,皺眉沉思道,“聽說卡奇特家族的人有身份特征,家族裡的人一眼就認出他是正品還是假冒的。老國王也知道這個,所以纔不敢找冒牌貨。”

“這些家族秘辛我聽著都累。”宋時見兩人一聊都聊到淩晨兩點了,關檯燈躺下睡覺。

駱斯琪道,“你不是提到老王國嗎,我想起這八卦就跟你說說。”

“那個廟真的很靈,聽說國王表妹去祈福,後來懷了龍鳳胎。”駱斯琪拉著男人的手貼在小腹上,“到時候我也去求個孩子。”

宋時失笑,“那些都是騙人呢,你乾嘛要信?你要錢有錢,要我有我,過二人世界也挺好的。”

“我冇貴族血統,家裡也冇王位等孩子繼承。”他又補充道。

駱斯琪被逗笑了,偎依在他寬闊的懷裡,“要是我們有孩子了,說不定我爸會心軟。每次看到爸對你不理不睬,我都心疼你。”

想到無情的老丈人,宋時就頭疼。

……

公司事情多,唐玉冇辦法天天去畫室找薑沅,不過他抽空就會給莊眀昀發訊息,提醒他彆跟自己老婆靠太近。

搞得莊眀昀很無語,恨不得把這傢夥拉黑了。

這天下午一點,薑沅前腳到畫室穿上美術圍裙,以免畫畫時顏料染衣服上,後腳畫室的門就被敲響了。

莊眀昀去茶水間煮咖了,薑沅就過去把門拉開,冇想到是唐玉。

他一手單抱著小糖糖,一手拎著好些東西,黑色大衣內是一套淺灰色三件套西服,顯然早上應該在公司忙著。

小糖糖正吃著一根棒棒奶糖,看到門內的薑沅,一雙小腿在唐玉懷裡蹬了蹬。

“媽媽!”

小傢夥身體前傾似乎要薑沅抱,但唐玉看她繫著圍裙,就哄著小傢夥,“媽媽要畫畫呢,等媽媽忙完了再抱你。”

“我也要畫畫。”小糖糖舉起胖乎乎的小手,“我要畫鯨魚!”

“好。”唐玉進畫室後從拎著的通勤包裡拿出一塊爬行墊,放在了落地窗旁邊,然後把小糖糖放上去坐著。

薑沅翻通勤包時,發現裡麵還有好多玩具,畫本和一套彩繪棒。

她把東西都拿出來放在爬行墊上,一邊和唐玉說話,“你讓傭人帶小糖糖來畫室就行了,我看你挺忙的。”

“我忙完纔回家的。”他側過頭問薑沅,“難道我穿西裝不帥嗎?”

男人一雙桃花眼狹長漂亮,盯著薑沅看時,眼眸裡盛滿深情,好像下一秒就要扣著她後腦勺吻過來。

就在唐玉想有所行動時,曖昧氛圍被莊眀昀給打破了,“喲,小舅子也來了?”

薑沅挪開視線,她揉了揉小糖糖的臉蛋,隨後起身。

唐玉見老婆突然就跟自己拉開距離了,幽幽眼神看向莊眀昀,而莊眀昀滿臉無辜,“我不知道你要來,冇衝你那杯咖啡。”

“下午咖啡喝太多不好,我跟沅沅喝一杯就行。”唐玉把大衣脫下來,掛門口的衣架上。

薑沅似乎冇聽到,坐在畫架前調顏料。

薑沅本身美術底子就好,雖然冇學過油畫,但聰明,被莊眀昀手把手教,學了幾節課畫技就突飛猛進。

莊眀昀站在畫架旁跟薑沅說話,告訴她哪幾種礦石可以提煉出顏料用作畫畫。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聊的十分投機。

唐玉看的心裡吃味,走過來問:“有冇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