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玉按住她手腕,眉間儘是不悅,“這不好打車你就去外麵打,我憑什麼要送你?”

“我可是你女朋友……”在男人陰沉的眼神下,談昕嘴一抖,很快改口道,“前女友。念著幾分舊情,你也該送送我吧。”

“你要是死了,我倒會念舊情給你買副鑲金棺材。”

談昕被男人譏諷的臉一白,撅了撅嘴正要說什麼,唐玉語氣忽然冷下來,“我說過不想再看到你,你把我話當耳旁風了?”

察覺男人真的動怒後,談昕趕緊說,“我是有事告訴你,這事跟你老婆有關。”

唐玉聞言眼眸眯起,“你去找她了?”

“我哪敢呀,是有記者看到你老婆跟匠心的高管在店裡買衣服。”談昕說著把手機拿出來,打開照片給唐玉看。

照片都是高清拍攝,能清楚看到照片裡的兩人。

薑沅不光幫男人挑衣服,還展開西服外套幫他穿,替他整理衣領,兩人靠的近舉止親密,最後一張照片上,薑沅踮起腳摟住男人,好像在親他。

唐玉看到那張照片眼角抽抽的疼,猛地把談昕的手機拍掉。

談昕蹲下去撿起手機,偷偷窺見唐玉陰鷙的臉色後,心想自己花錢買的這疊照片還是有用的。

談昕跟唐玉說,“照片裡那男人是匠心才上任的總經理,管著藝人部,所以盯著他的記者不少。拍照片這記者跟我很熟,我原本想從他那聽聽八卦,冇想到八卦裡的女主是唐太太。”

唐玉站那緩了好一會,然後道,“讓他把底片銷燬了。”

“那群記者一直在找匠心方總的料,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怎麼可能會放過。”談昕咕噥,“而且我也說不動啊。”

唐玉跟秘書要來支票本,寫了一張支票遞給談昕。

談昕看到金額眼睛猛地一亮。

在談昕拿支票時,唐玉冷冷盯著她,“如果這幾張照片我日後在網上看到,我不光讓那記者以後冇飯吃,也讓你冇飯吃。”

“我知道了。”談昕把支票接下。

她餘光瞧了眼唐玉,無意說,“就算唐太太跟方總是朋友,兩人是不是靠太近了,我看他們似乎……”

“唐玉,你彆嫌我話多,可我真愛過你,心疼你,所以有些話不得不說。”談昕道,“那天在商場碰到你跟唐太太,我就發現她對你愛答不理,你想牽她手她都不願意。”

“你有錢長得帥,我們覺得你貼心溫柔懂女伴,而且你多驕傲啊,何必在她麵前那麼卑微?”

唐玉停住上車的動作,回身看她,“我需要你對我說教?”

“我是心疼你。”談昕抿了下紅唇,“她不愛你,還跟其他男人曖昧不清,你這樣忍著不難過嗎?”

“我老婆什麼為人,我比你清楚。”唐玉薄唇勾出一抹冷笑,“你以為我看不出那張吻照是錯角度拍的?我買斷底片,是我老婆不想被過度曝光,她也不想因為彆人,讓自己成了網友們的消遣話題。”

談昕咬牙道,“就算照片是錯角度拍的,可她結婚了還跟其他男人摟摟抱抱是真的。”

她說著,往唐玉那走近一步,“哥哥,你要是想要愛情,我也可以給你,這麼多年我一直對你念念不忘,我們複合好不好?”

“你彆撒嬌,好噁心。”她一聲哥哥,噁心的唐玉眉頭都皺了起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