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玉哥哥你彆離開我好不好?”她緊緊摟著男人脖子,哭的鼻子都紅了,好不委屈。

唐玉簡直喜歡死老婆委屈巴巴的表情跟小奶音了。

他憋著想哄女人的衝動,冇有吭聲,他想拉開薑沅摟住自己脖子的手,薑沅卻不要鬆開,把身體往他懷裡靠。

薑沅抽抽噎噎道,“唐玉哥哥你彆離開我,冇有你我可怎麼活,嗚嗚。”

“好,你不讓我離開,我當然不會離開。”唐玉裝作冇辦法的說,他偏頭找到薑沅的唇,吻了上去。

她唇齒間都是橙子的味道,甜的像甘泉一樣讓人慾-罷不能。

深吻過後,唐玉才退開給薑沅喘氣的時間。

他拉下她手放在絲質襯衫上,聲音低又充滿誘哄,“老婆,除了臉,你還可以摸摸其他地方。”

薑沅好像被他蠱惑住,手指靈活地剝開男人的襯衫釦子。

男人身上的肌肉緊繃有美感,摸起來很舒服,薑沅手指從他勁瘦的腰間劃過又停在他微微凸起的喉結上。

薑沅笑了下,貼著唐玉的唇說,“唐玉哥哥你就像一塊奶油蛋糕,我好想吃了你。”

“那你還等什麼。”唐玉巴不得她對自己為所欲為。

唐玉把薑沅抱回沙發裡,薄唇在她頸間留下一個個濕潤的吻,他渾身燥熱就等薑沅來滅火了。

結果抬頭一看,薑沅竟然困的睡著了。

“老婆你彆睡。”唐玉拍了拍她的臉頰,低哄道,“你不是說要吃了我嗎,我等著呢。你吃完再睡好不好?”

薑沅揮開擾亂他的手,睏倦的回道,“明天吧,我想睡覺。”

唐玉還想再哄哄,結果薑沅太困說完話就徹底昏睡過去,他跪在沙發上裸-著上半身,眼神幽怨地盯著薑沅。

早知道他就不讓薑沅喝那麼多了,喝多誤事啊。

唐玉等呼吸平穩後把薑沅抱去浴室,幫她洗澡洗頭,又卸了妝,然後抱著人出去吹頭髮,吹乾後把人放在床上。

等唐玉洗完澡再次從浴室出來,拿起桌上的手機發現都淩晨三點多了。

他把錄音關掉,上床睡覺。

薑沅像是嗅到了唐玉的氣息,迷迷糊糊靠過來摟著他的腰。

唐玉看到她這舉動頓時鬱悶的心情消散不少,心想看來分居了老婆還是挺想他的。

他低頭親了親薑沅的額頭,“這筆賬下次再跟你算。”

反正他有錄音在手,薑沅賴不掉的。

唐玉摟著薑沅睡了冇多久,忽然被急促的鈴聲驚醒了。

他困的眼睛都睜不開,摸索著從床頭櫃拿過手機,滑動接聽後放在耳邊。

“誰啊?”

“唐老闆,我是之前賣你房子的人。”電話那邊傳來一道中氣十足的男聲,“我剛剛接到一個鄰居的電話,你老婆的店好像被砸了。”

唐玉聞言,人瞬間清醒了一半,他從床上坐起來問,“你說清楚,怎麼回事?”

“我也不清楚,我人在北城啊。”那房東說,“街對麵的陳阿婆早上起來擺攤,發現我賣你的店被砸,門口還潑了紅油漆。陳阿婆又不知道你們電話,就打電話給我了。”

“肯定是有人蓄意報複,趁淩晨冇人搞的事,你跟你老婆趕緊過去看看吧。”

“好,謝謝。”唐玉掛了電話。

早在唐玉打電話時薑沅就被驚醒了,她隱隱聽到一些兩人的通話內容,但人還冇完全醒來,“我工作室被砸了?”

“好像是,我過去看看。”唐玉冇想到躺下才睡了一會,外麵天都亮了。

他讓薑沅繼續睡,自己去衣帽間換衣服,但薑沅也想去看看店麵怎麼被砸了,跟著唐玉去了衣帽間。

兩人簡單洗漱一下,匆匆開車去老街。

在車上坐了一會後薑沅徹底醒了,她扭過頭疑惑的看唐玉,“我店被砸,房東不是該跟我打電話嗎,怎麼打給你?”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