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理看了看她的手指,‘您稍等,我去弄點潤/滑油來試試。

原來她摘不下戒指,是因為冇用潤/滑油?

想到等會就能摘掉婚戒,容槿心情略好,等經理拿著工具回來後,身體馬上從沙發裡坐直。

經理在容槿戴婚戒的指頭跟戒指縫隙裡都抹了潤/滑油,嘗試了半天,戒指把容槿手指都磨紅了,就是摘不下來。

“不好意思傅太太,這婚戒太合您手寸了。

”經理無奈道。

容槿想說自己不是傅太太,但發不出聲,也不好拿手機打字,隻能憤恨地瞪著那枚婚戒。

可不是合她手寸嗎,戴著不疼,但又摘不下來!

傅宵權簽了單回來,瞥見容槿戴婚戒的手指紅紅的,眼眸滑過一抹異樣,淡淡問,“是再去其他珠寶店看看,還是買衣服?”

容槿瞪了男人一眼,氣沖沖地離開。

容槿因為心裡不快,把這層的珠寶店都掃蕩了一遍,隻要看中的就挑出來。

傅宵權默默跟在後麵刷卡。

商場人流本來就多,不少在看珠寶的客人,見容槿這麼豪橫買珠寶,都驚呆了,而有認出傅宵權的人,偷偷拍了他們的照片,發到網上。

很快就引來網友們的瘋狂評論:

【我以為大佬跟咱們兩個世界呢,原來結了婚,也要陪老婆逛街的。

【看看彆人家老公,顏值高,陪逛街,老婆買東西直接刷卡!我老公陪我逛街不到一分鐘,馬上露出‘要死了’的表情!】

【傅太太到底是是誰啊,我好想知道。

【聽說梁家那位是傅總的初戀……該不會是她吧?】

網友們為了知道傅太太是誰,在網上討論的熱火朝天,而商場裡容槿故意似的,逛完珠寶,又去賣包包的樓層,一家店一家店的挑。

她知道男人都不喜歡浪費時間陪女人逛街,寧可找個地方坐著玩手機。

隻要傅宵權不耐煩了,容槿纔好理直氣壯的跟他吵一架,最好能讓他把離婚書簽字扔自己,讓自己滾。

但傅宵權跟在她身後,始終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冇絲毫不耐煩,反倒是容槿穿高跟鞋逛久了,後腳跟磨出血,疼的她直吸冷氣。

傅宵權去最近的鞋店買了一雙拖鞋。

回來後,單膝跪在容槿麵前,先給她磨出血的後腳跟貼上創口貼。

“明天就不出來了。

”男人微微彎著腰,將拖鞋套在她雪白腳上,“我讓徐盛跟各大品牌要份圖冊,你看中什麼,讓他們直接送到酒店去。

他冇有罵她為什麼穿高跟鞋還要逛那麼久,而因為擔心她逛累了,不想她再出門。

容槿低頭看著男人頭頂的發旋,嘴裡慢慢瀰漫開一股苦澀。

她一直不明白,為什麼這男人有時候那麼冷漠,有時候又對她那麼好。

直到剛剛她發現,傅宵權每次對她好時,都關乎到梁盈。

第一次在傅家時,她因為梁盈的設計,雙腿嚴重燙傷,後來傅宵權讓徐盛送了很多禮物給她,又去檀宮陪她,哄著她。

第二次,她在射擊館差點被梁盈的人掐死,他趕來春城,不僅溫柔照顧她,甚至還出來陪她逛街……

而以前她隻是關心傅宵權,想問問他後背上的傷怎麼樣,他卻語氣很不耐,說,“你忙你的事,冇必要把注意力一直放我身上。

她還以為男人對自己的溫柔,是因為喜歡自己。

原來一直都是她多想了……

容槿猜,傅宵權不想離婚,不想放自己走,不過因為自己冇家世,不敢對梁盈動手,又深的老夫人的喜歡。

匹配這幾個條件的女孩,他很難再找到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