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仰頭看男人,不可置通道,“不會吧,你教的嗎?”

“他又不是三歲小孩,什麼都要我教。”傅宵權低笑道,“現在不允許私人買海島了,那個海島我托了好多關係才幫他買到。”

“買在哪?貴嗎?”容槿以前出國玩時,經常去海島上玩,因為私密性好,風景好。

不過以前她家還冇這麼有錢,能隨隨便便買個海島。

“要是告訴你就冇驚喜,到時候你去了就知道,而且我也答應了唐玉要保密。”傅宵權道,“大概1.7億。”

容槿挑眉問,“人民幣嗎?那還好。”

“英鎊。”

容槿知道換成英鎊這是筆大數目,算到大致金額還是被震驚到了,深深吸了一口氣,“全球都說搞醫療賺錢,現在我信了。”

看她一副財迷的樣子,傅宵權問,“又覺得當初先遇到的該是唐玉多好?”

“那倒冇有,他那種太幼稚,我不喜歡,我就喜歡叔叔你這款,穩重又專情。”容槿怕男人吃味,儘說好聽的哄著他。

容槿又說,“不過說真的,唐玉除了幼稚點,不太理智點,還是很會玩浪漫的。”

“我也去買個海島送你?”傅宵權笑問。

“我不要,買了一年到頭也住不到幾次,以後蹭唐玉家的就行了。”容槿笑眯眯道,“我要先實現三年替公司賺20億的目標。”

傅宵權關了燈,把被子拉起來蓋她身上,“你彆太高興讓薑沅看出端倪。”

“知道啦。”

……

薑沅隻把日常用品跟衣服拿回了小洋房,跟唐玉複合也冇膩歪多久,匆匆忙忙投入工作中。

那個茶展會迫在眉睫,她得儘快把衣服做出來。

正好工作室隔壁開小商店的老闆娘她姐姐以前是裁縫師,知道薑沅想招裁縫師,她把姐姐介紹了過來。

這朱阿姨快五十了,但乾活非常麻利,薑沅一說什麼她就明白。

薑沅為那個品牌設計的服裝就是旗袍,不過她學的服裝設計偏西方,跟著國際時尚走,傳統刺繡這塊冇接觸過。

裙子上的刺繡她打算送到知名繡娘那做,冇想到朱阿姨不光是裁縫師,也擅長刺繡。

薑沅看著扇子上栩栩如生的藍鳥,眼裡的驚訝都要溢位來,“您這繡工太厲害了,您怎麼不去當繡娘啊,錢更多。”

朱阿姨擺擺手,讓她彆誇了,“我這不算什麼,算一般般。”

“離你們這不遠有個‘南家裁縫鋪’,你應該知道吧?”朱阿姨說著手往窗外指了指,“南先生的老婆才厲害,好多名人請她幫忙做旗袍都排不上隊,她自創了一種繡法,繡衣服上的鳥啊花啊就像真的,厲害的不得了。”

鐘會雯正好上來送水果,聽到了朱阿姨的話,“那個裁縫師我也知道,聽說某國總統夫人也求著她做旗袍。”

“哦對了。”鐘會雯告訴薑沅,“去年孟詩情參加慈善晚宴穿的那條旗袍,就是南先生老婆做的。”

“孟詩情一個剛入圈的新人,憑著那件旗袍一夜爆紅,你說可不可怕?不過聽說那師傅一年就做兩件旗袍。”

那段時間薑沅封閉在自我世界,一直在家呆著,後來她也看過相關新聞。

那條旗袍確實好看,是個女人都移不開眼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