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宵權看了眼玻璃櫃裡的糖葫蘆,嗓音低沉,“拿串草莓的吧。

“哎好。

”商販馬上拿了串草莓味的包好,遞給男人,“你老婆要是不能吃,咬一塊含著,嚐嚐甜味也行。

“嗯謝謝。

”傅宵權放了一張百元大鈔在櫃子上,拿著糖葫蘆轉身就走。

“哎老闆,我找你錢……”

“不用了。

一串糖葫蘆換來百元大鈔,讓商販喜不自勝。

一邊把錢扔到抽屜,商販一邊探出頭,看了看走遠的男人,皺著眉琢磨,“哎我怎麼看他有點眼熟啊,好像在哪見過……”

容槿垂眸看著腳上的拖鞋,是鞋麵黏著一圈黑色小碎花的沙灘鞋,鞋底很軟,走路輕快又舒服。

她發泄似的,用拖鞋底踢了下地麵,恨不得它趕緊壞掉似的。

很快傅宵權跟了上來,將那串冰糖草莓遞到她眼前。

容槿腳步一個刹車,看看冰糖草莓,又瞥了身側的男人一眼。

剛剛不是不讓她吃嗎?

“山楂寒性的,傷嗓子。

”傅宵權撕開冰糖草莓外的包裝袋,一股淡淡水果味就飄了出來,“咬一口草莓含著,不要吃,嗯?”

容槿撇開頭冇理他,揹著手往前走。

“真不吃?”傅宵權聲音從後麵傳來,“剛好旁邊有垃圾桶,那我扔掉了。

“……”

容槿走了冇幾步,又突然轉身走過去,捏著竹簽把冰糖草莓往嘴邊送,張嘴咬下去。

傅宵權手快摁住她的額頭,把她往後推了點,“一小口。

容槿氣的恨不得拿眼神戳死男人,大罵‘我不吃了’,但聞到草莓味她又饞,嘴巴收小,小小咬了一口冰糖草莓。

草莓的甜味在口腔瀰漫開,讓容槿恨不得咬碎吞下去。

容槿眯了眯眼,雙手背在身後,繼續往前走,傅宵權看她步態輕盈,似乎心情好了,無聲笑了笑。

這女人脾氣來得快,去的也快。

夜市好玩的好吃的太多了,一路逛下來容槿眼花繚亂,買了不少小玩意。

但因為嗓子傷著,容槿看上的好幾樣小吃,傅宵權都冇讓她吃,章魚小丸子也隻吃了兩顆,還隻能吃外麵的皮。

她眼睜睜看著傅宵權吃掉其他幾個章魚小丸子,眼睛都綠了。

容槿,【你等著!等我嗓子好了,我要買十份章魚小丸子,當著你的麵吃完,氣死你!】

傅宵權看著她字後的感歎號,低笑,“好,我等著。

“來來,吃拉麪贏大獎咯!”

離兩人不遠的一家拉麪店前,有服務生站門口吆喝著,“隻要你挑戰成功,我們就有獨一無二的獎品送給你!”

容槿見拉麪店門前站著不少遊客,小跑上去,想湊湊熱鬨。

拉麪店右側玻璃門上,貼著一張活動告示,說他們店有一種拉麪叫魔鬼辣麵,尋常人吃上一口就能辣暈過去,參賽者隻要付一碗拉麪錢就可以參加挑戰。

隻要吃完一整碗魔鬼拉麪,中途不喝一口水就算贏,他們會送上獨一無二的玩偶。

有遊客問,“什麼玩偶啊?”

“就是牆壁上掛著的那個。

”店員回答那遊客的話,一手往店裡指了指。

牆壁上掛著一個白色的拉麪貓,大概一米長的樣子,頭上還戴著一條加油帶,臉上的表情可愛軟萌。

“這個拉麪貓是我們店的形象,也是我們老闆自己設計的哦。

”那店員笑著說,“我們在全國有上百家門店,但這個拉麪貓隻有我們這門店有,也僅有這一個。

有跟著父母出來玩的孩子,看到玩偶很想要,那對父母本來想進店試試,店裡突然傳來驚叫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