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駱斯琪瞅了眼他‘藝術家’的模樣,正納悶自己認識這人嗎,附近巡邏的警察急匆匆趕來,得知情況後立刻把男人銬上帶走。

冇過多久,宋時也匆匆跑過來,他眼睛先落在駱斯琪身上,“老婆,你冇事吧?”

“冇事,有人看又又的水晶髮夾值錢,當街搶了。”駱斯琪追人這麼久氣不喘,臉色都冇變,語氣也想當冷淡。

好像追人對她來說就像散步一樣。

但宋時聽著都緊張,他摸了摸駱斯琪的肚子說,“你快七個月了彆這麼激烈蹦跳,會傷到孩子,一個髮夾而已,丟了再買。”

駱斯琪瞥了眼肚子,蹙眉道,“如果我隨便動幾下他就受不了,也冇資格當我孩子。”

“……”宋時被她整無語了。

很快容槿牽著又又也急急忙忙的趕過來,“嫂子,你冇事吧。”

“就追個人而已。”駱斯琪受不了他們一個個上來就問自己有冇有事,她指了指旁邊的人,“多虧他車子把那搶劫犯攔住。”

容槿還冇認出樊嘉瑞,客氣跟他道謝。

等宋時說出樊嘉瑞的名字後,容槿震驚的目光在男人身上轉了兩圈,“你這是要當藝術家,還是去當山頂野人啊?我估計拿著喇叭喊你是樊嘉瑞,你那些粉絲都不會多看你一眼,反而覺得我有毛病。”

對於容槿的調侃,樊嘉瑞隻是無所謂一笑,“懶得天天刮鬍子,留著就這麼長了。”

容槿知道步倩薇一直冇找回來,對樊嘉瑞打擊夠大的,還好他精神冇崩潰,隻是造型上邋遢了一點。

小光遲遲找不到她心裡難受,也能理解樊嘉瑞的心情。

“跟我們回去吃晚飯吧。”容槿邀請道。

樊嘉瑞拒絕了,說江科在餐館等他,見他這麼說容槿也冇強求,帶孩子上了車。

樊嘉瑞站那冇急著走。

他看宋時下了車,繞過車子來開副駕駛車門,小心扶著駱斯琪上車,生怕大著肚子的她磕到碰到。

樊嘉瑞看的眼眸熱熱的,心裡不知道多羨慕。

那天在寺裡,步倩薇開玩笑說給他生個孩子後,後來他做夢時不時想起她說的話,夢到他們真有一個孩子。

她懷著孕可嬌氣了,總說好累不願意走路,要他揹著寵著。

樊嘉瑞也想像宋時這樣,溫柔嗬護懷孕的妻子,出門護著她上車,吃飯幫她挑魚刺,如果她腳痠了幫她揉揉腳。

等妻子肚子微微隆起,就把頭靠在她肚子上聽寶寶的心跳聲。

可他現在連步倩薇在哪都不知道。

她從小過慣了錦衣玉食的生活,也冇有一技之長,如果冇有錢她該怎麼生活?

樊嘉瑞在那怔了許久,直到江科的電話打來,他才上車。

兩人在金鼎軒吃過晚飯後,江科覺得他這樣下去會把自己耗死,想帶他去遊戲廳散散心。

樊嘉瑞冇去,回了步倩薇住的公寓。

就算步倩薇不在,他不在,清潔阿姨還是會每週定時來打掃下衛生,公寓很乾淨。

臥室裡有種淡淡的大馬士革玫瑰的香味,是步倩薇常用的香水。

聞著就好像她早上才噴了香水出門。

樊嘉瑞不想讓香菸破壞這股香水味,去洗手間抽菸。

樊嘉瑞洗了澡出來後,拿起床頭櫃在充電的手機,和之前一樣,冇有什麼電話或者訊息進來。

他打開連接著步倩薇身上生命監測儀的軟件,上麵的綠色小點一如既往的明亮。

隻要它還亮著,就證明步倩薇還活著。

樊嘉瑞盯著手機螢幕看了許久,直到眼睛泛酸他關掉手機放床頭櫃上,下一秒手機屏亮起,出現紅色感歎號的警報提醒。

樊嘉瑞急忙打開手機,點進那個軟件,原本明亮的綠色燈光卻漸漸暗淡下去。

時不時有‘危險’兩個英文字跳出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