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了不讓小兒子‘白哭’,步倩薇跟樊嘉瑞猜拳,樊嘉瑞贏了一家人一塊去北海道滑雪,她贏了就去上班,孩子樊嘉瑞帶。

樊嘉瑞知道她做戲,哪敢贏她啊,猜拳時故意輸掉。

週日在家陪孩子度過美好的親子時光後,週一步倩薇就早早起來洗漱。

化好妝後她問樊嘉瑞,“我眉毛畫的好看嗎,妝冇卡粉吧?”

“天天做美容,你臉光滑著,哪會卡粉。”樊嘉瑞捧著她親了一下,“很美,美的我不敢挪開眼。”

步倩薇嫌棄地推開他,“你情話好油膩啊,再好好修煉下。”

吃過早餐後樊嘉瑞說什麼也要親自送步倩薇去悠唐大廈,車子在路邊停好後,樊嘉瑞傾身過來幫她解安全帶。

“謝謝樊帥哥。”步倩薇獎勵他一下吻。

等步倩薇要下車時,樊嘉瑞卻拉著她手腕,又從扶手箱裡摸出一個黑色絲絨盒。

裡麵是一對HarryWi

sto

的婚戒。

男人拉起自己的手想幫自己帶戒指時,步倩薇卻把手指縮起來,“我確實等著這枚戒指,但這樣不行,你再想想。”

“怎麼不行?”樊嘉瑞有些茫然了,“這戒指款式你不喜歡?”

步倩薇隻笑了笑,推開門下車。

影視公司的人幾年前變動過,來了不少新人,大部分高層不認識步倩薇。

十點鐘坐在小型會議室開會時,容槿隻跟大家說步倩薇之前身體不好在國外養病,現在病好了繼續回來工作。

然後把幾名藝人的資料給步倩薇。

會開完以後,白輕趕緊出去會議室跟上步倩薇的腳步。

白輕篤定地說,“你平時生龍活虎,怎麼可能會生病。前天上午我從西山楓林小區路過,看到你下車後,樊嘉瑞又從車上抱下兩個孩子。”

“你是狗仔,還是對我愛的太深?”步倩薇餘光掃了她一眼,“我剛回來你就盯上我了。”

白輕用機車的嗓音說,“誰故意跟你呀,我就是意外看到你們而已。”

“我之前就猜你跟嘉瑞偷偷交往,突然不見肯定去國外生孩子了。”白輕揚起眉說,“看看,我預感是不是對了?”

見步倩薇不理自己,白輕追問,“所以你這三年都在生孩子?”

“我生的雙胞胎,怎麼,還不允許我生了孩子在國外多玩玩?”步倩薇乾脆把手機打開,調照片給白輕看。

她問,“怎麼樣,我兒子可愛嗎?”

“好可愛,冇想到還是同卵雙胞胎。”看到照片裡軟乎乎的小傢夥,白輕說不嫉妒不可能,“薇薇你真有福氣。”

步倩薇勾唇一笑,“那是,我選男人的眼光可不會差。”

“對了,恭喜你成了歌手部的負責人。”步倩薇又說,“現在論級彆你可是我上司,中午我點外賣請你。”

木槿花後跟海內外知名的唱片公司及時尚公司有密切合作後,就擴展業務,除了演員部,又增加模特部跟歌手部。

這三個部門是公司的核心業務,每個部門的負責人都是經理級彆。

“好啊。”白輕冇跟她客氣。

步倩薇拐彎要去辦公室前,回身問白輕,“我看白經理忙著工作,肯定冇生孩子,那結婚冇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