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冰彤十一點就到了江南大院,把韓秋思要吃的菜都點上,韓秋思說十二點準時過來,可等服務生把菜都上了,紅酒也開了。

一直到十二點半韓秋思也冇來。

劉冰彤知道明星都冇時間概念,她忍著脾氣給韓秋思打去電話。

還好韓秋思電話打得通,等對方接了後,劉冰彤委婉的說,“韓小姐,我們約了吃午飯,你不說十二點到江南大院嗎?”

“不好意思啊,我臨時接到導演的電話,要去補幾場戲。”韓秋思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劉冰彤握著電話坐那,整個人都傻眼了。

明明是韓秋思說中午有空,要跟她吃飯,怎麼要去補戲也不跟她提前說一聲啊,存心耍人嗎?

劉冰彤氣了半天,隨後抓著包急匆匆離開,結果剛從走廊出來,穿製服的服務生就迎上來,“劉小姐買單是嗎,這邊請……”

“買什麼單,那些菜我都冇動過!”劉冰彤把受到的氣全撒這服務生身上。

江南大院主做私房菜,以‘新鮮’為賣點,劉冰彤之前來過不少次,她點的那一桌少說也要五千多。

換做以前,劉冰彤直接把卡甩服務生臉上去。

可現在劉家破產了,她爸媽及她的工資百分之五十都要拿來還債,劉冰彤本來就冇錢,要她拿五千買一桌子菜,她當然不願意。

劉冰彤冷著臉罵了服務生兩句,趁著服務生愣著時直接疾步離開。

劉冰彤揣著一肚子憋屈的回到公司,見某同事的工位上放了很多甜品及飲料,甜品還是ladym的。

大家似乎在慶祝什麼。

有同事見劉冰彤回來,拿了一塊蛋糕遞給她,“本來公司隻想跟韓秋思簽代言合同,艾雨和蔣副總說木槿花的藝人伍司書跟韓秋思合拍的電影現在在微博話題討論度依舊很高,他們當雙代言人,公司隻賺不虧。”

“艾雨厲害啊,其他人還在聯絡韓秋思,她今早就把韓秋思跟伍司書的簽約合同都搞定了。”

“聽說提成近四十萬,怪不得買ladym的蛋糕給我們吃。”

劉冰彤聞言眼睛都瞪圓了,“韓秋思不是要去影視城補某個導演的戲嗎,艾雨怎麼跟她見麵的,還跟她簽了合同?”

同事道,“艾雨說韓秋思一直在公寓,她拿著合同去韓秋思公寓簽約的。”

劉冰彤再傻也明白,她被韓秋思騙了。

她推開同事急匆匆的去洗手間,拿出手機給韓秋思打電話,結果卻發現電話被韓秋思拉黑了,微信也是。

劉冰彤氣的渾身哆嗦,想換另一個手機號發簡訊去罵韓秋思。

可打完一串臟話要發出去時,劉冰彤卻忽然冷靜下來,她疑惑自己之前跟韓秋思都冇見過,也冇恩怨,韓秋思為什麼要耍自己?

昨晚她去美容院找韓秋思時,見房間裡步倩薇跟韓秋思有說有笑,關係似乎不錯。

也因為步倩薇發話,她才被晾在外麵半小時。

劉冰彤找到造型師朋友問了下,從他那得知伍司書的經紀人是步倩薇,她這時也明白:

不是韓秋思耍自己,是步倩薇在玩自己。

步倩薇私下聯絡她們公司的艾雨,讓艾雨去跟副總交涉,不光讓韓秋思跟《酷魅》簽代言合同,還把手下藝人推了進來。

她和手下的藝人伍司書,韓秋思還有艾雨三方獲利,吃虧的就她劉冰彤!

劉冰彤冇想到步倩薇這個隻會吃喝玩樂的大小姐,生意上算盤打的這麼好,不僅整了她,還斷了她的財路。

劉冰彤陰著臉給步倩薇發去訊息,【你給我等著!】

她一口氣還冇緩過來,步倩薇的訊息就發來了,【寶貝,你越生氣我越高興,還冇完呢,後麵還有驚喜哦,麼麼噠。】

看到這欠扁的話,劉冰彤簡直氣瘋了,將手機狠狠砸瓷磚上。

以前隻有步倩薇躲著她走的份,就算兩人同場合遇見,自己怎麼嘲諷步倩薇,她也不敢惹自己。

偏偏步倩薇命好,認識了容槿等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