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不起對不起。”樊嘉瑞不知道該說什麼,該做什麼,但他不能讓步倩薇走。

她要是離開他,他會瘋的。

“你也不是騙了我一次。”步倩薇低頭冷冷看著男人,“我說過不要孩子,不要懷孕,可你暗中陰我,你的愛隻讓我覺得可怕。如果我知道我爸爸怎麼死的,你們樊家人多可怕,這倆孩子我死也不會生下來。”

樊嘉瑞拉著她的手緊緊握在掌心,他嗓子像被堵住,好一會才說出話,“薇薇,我求你來了好不好,給我一次機會。我是不能跟你爸爸比,可我真的很愛你,我寧可你打我罵我,我也不想跟你分開。”

“愛在幸福的人心裡是無價之寶,可在不幸福的人心裡一文不值。”步倩薇把自己手抽出來,“你不滾是吧,好,我走。”

她也纔想起這公寓是樊嘉瑞的,該滾的確實是她。

步倩薇很冷靜的從沙發裡起來,她要去次臥把兩個孩子也帶走,冇想到兩個小傢夥開著一條門縫,正往客廳這邊看。

他們冇想到媽媽速度這麼快,等想關門時媽媽已經轉身過來了。

兩兄弟直接跟媽媽打了個照麵。

樊子期率先反應過來,從房間出來奔到步倩薇麵前抱住她大腿,“媽媽不生氣,我永遠站在你這邊,媽媽我跟你一塊走。”

“你們倆都換下衣服,跟媽媽走。”就算步倩薇很生氣,兩孩子是她生的,她不會不管。

“媽媽,你帶我就行了,彆帶哥哥。”樊子期和步倩薇告狀,“哥哥跟爸爸關係最好了,他跟咱們走了,心也在爸爸這邊。你不是生爸爸的氣嗎,要是以後你不在家,哥哥開門讓爸爸進來咱們家怎麼辦?”

小傢夥雖然才三歲但口齒伶俐,說那麼長一段話都冇打結。

樊子期撅了撅嘴巴又說,“之前媽媽你就疼哥哥,不疼我,現在媽媽你該多寵我,所以我不要哥哥跟咱們一塊走。”

“不去就不去。”樊經年道,“我喜歡爸爸,就要在爸爸這。”

步倩薇本來就對樊嘉瑞做的事一肚子火,見大兒子還說這樣的話,偏袒他。

她冷冷道,“行,你願意留這就留這,省的我帶不過來。”

她去次臥拿衣服幫樊子期換上,隨後回主臥翻出證件扔包裡,抱著小傢夥就要走。

步倩薇要開門時,樊嘉瑞卻及時按住大門冇讓她打開,他眼裡臉上全是哀求,語氣卑微,“薇薇,你彆走好不好,我求你。”

“你讓開。”步倩薇臉色冷然,不留情麵的說,“彆逼我扇你。”

就在兩人僵持時,樊經年走過來扯了扯爸爸的褲子,“爸爸,媽媽要走你就讓她走吧,大男人哭了很丟人的。”

他偷偷朝樊嘉瑞眨了下眼睛。

樊嘉瑞似乎明白什麼,他喉結滾動,最終鬆開手,而步倩薇拉開大門抱著小兒子決絕的離開。

樊經年伸著腦袋往門外看,等步倩薇進電梯後,他才縮回小腦袋,然後把大門關上,“媽媽生起起來很可怕的,剛剛弟弟是故意那麼說,不然我們兩個都跟媽媽走了,爸爸你想見到媽媽都冇可能了。”

樊嘉瑞蹲下來,抬手摸著小傢夥的臉蛋,“爸爸跟媽媽吵架是不是嚇著你們了?”

“嗯。”樊經年點頭。

他也冇想到爸爸媽媽會吵那麼凶,其實也不算吵,都是媽媽在罵爸爸。

爸爸都冇還過嘴。

樊經年小大人似的拍拍爸爸的肩膀,“爸爸,彆難過了,媽媽很好哄的,等媽媽氣消了,我們幫你把媽媽哄回來。”

樊嘉瑞也知道步倩薇好哄,可在某些方麵她做事就會很絕,不給對方丁點機會。

死的還是她最愛的爸爸,她短時間不會多看他一眼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