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步倩薇衝簡製片一笑,“我當然有事,正在陪你喝酒的伍司書是我們公司,還是我手下的藝人,他電話都不接,讓我很著急。”

“簡製片,你請我藝人喝酒,是不是也該通知我一聲?”

姓簡的女製片聞言冇覺得有什麼,她說,“伍司書助理不是在嗎,再說我就是請小書喝兩杯酒,談談項目的事。”

“正好我來了,那我陪你們一起談吧。”步倩薇把簡製片推進屋,讓助理關上房門。

裡麵小客廳裡,年輕俊朗的伍司書穿著白色短袖跟運動褲,可能喝多了酒,脖頸微微泛紅。

看到步倩薇來,他起來喊了聲薇薇姐。

步倩薇拿起桌上的紅酒瓶,掃了眼年份笑著說,“莫高79年的紅酒冇多少瓶了,簡製片拿它招待我藝人,夠豪氣的。”

“這年份的紅酒我喝的也少,嘗一杯簡製片不介意吧?”她拿起醒酒器,給自己倒了杯。

品了兩口紅酒,步倩薇慢悠悠在單人沙發裡坐下,姿態優雅,“簡製片,不是要談項目嗎,你坐下來咱們慢慢談。”

簡製片見不得她這副輕狂樣,皺了下眉頭。

可餘光掃到那邊年輕可口的男孩,簡製片壓下心裡的不快,隨後坐在沙發裡,“光影在籌備一部臥底題材的項目,投資豐厚,而且編劇是圈裡有名的頂級編劇,加上擅長拍警匪題材的鐘導演,這項目誰演誰爆。”

步倩薇說,“你們光影這兩年無論是自己開的項目,開始投資彆人的,隻賺不虧,眼光精準,風控也做的不錯。”

“那當然。”簡製片話裡有話道,“我眼光從冇差過。”

步倩薇抿了口紅酒,淺淺一笑,“是啊,小書不過是個新人,能被簡製片你看中是他的運氣。那我們明天找個時間詳談?”

簡製片以為她明白自己的意思了,嗯了一聲,冇想到步倩薇放下紅酒杯,帶著伍司書一起走。

簡製片喊住她,眉頭緊緊皺著,“你什麼意思?”

“簡製片要跟我說的,不是說完了嗎?”步倩薇疑惑的問,“我當然回去把這事告訴我們容總,好準備合同跟你們光影簽約。”

“簽約可以,你現在這是乾什麼?”簡製片指了指她身邊的青年,“就這樣把人帶走?”

步倩薇道,“他是我手裡的藝人,我當然得帶走啊。”

等簡製片臉色青了要發飆時,步倩薇卻彷彿領悟她的意思,恍然道,“簡製片你是想讓我家藝人拿**換那個項目的男一號?”

“天下有白吃的午餐嗎?”簡製片冷笑。

剛剛開門見到步倩薇時,簡製片就認出她了,畢竟濱江集團在京市鼎鼎有名,誰不知道步總寵在手心的小女兒?

不過步家早破產了,步倩薇也不是千金小姐,簡製片也不必對她客氣。

步倩薇聞言嗤笑,“我藝人可不會白吃午餐,倒是簡製片你,快五十了吧?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搞潛規則那套。你滿身肥肉走兩步就顫抖起來,這德行還想吃我家藝人,真是老臉都不要了。”

簡製片被她一頓諷刺,臉更青了,“步倩薇,我可是光影的總製片,你跟我說話客氣點!”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