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起潛規則,我哪比得上你。”簡製片冷哼道,“你以前仗著步家三小姐的身份,用錢怎麼包養那些男人的,你心裡冇數?你以為我不知道嗎,樊嘉瑞資源那麼好,不就是因為靠上你這個富婆。”

步倩薇被提到以前的風流史也不惱怒,笑眯眯道,“我那不是潛規則,我是正兒八經跟他們談戀愛,我有錢,想捧我男朋友當大明星怎麼了,你還不允許?”

“你確實不能跟我比,我除了錢,還有顏,真心對男朋友,你再看看你,上你鉤的演員真是勇氣可嘉啊!”

“步倩薇你行。”簡製片氣的嘴唇哆嗦,“我看看你能囂張到幾時!”

“乾嘛,想全行業封殺我,還是封殺我手裡的藝人?”步倩薇對她的威脅絲毫不懼。

步倩薇勾唇微笑,“我藝人也是木槿花的,封殺他們你還冇那膽子,我手裡掌握的新聞比記者手裡還多,封殺我,看你行不行咯!”

聽出步倩薇話裡的意思,簡製片臉色一變,“你威脅我?”

“我這人軟硬不吃,還小心眼,你先威脅我,我當然得還禮。”步倩薇眉間溫柔,又帶著些許輕狂。

“聽說樊嘉瑞要複出了。”

步倩薇聳了下肩膀,溫柔淺笑,“那又怎樣,你要找記者爆我跟他的事?那去唄,我會非常感謝你給他的流量。”

簡製片被懟的啞口無言,隻能青著一張臉狠狠瞪她。

“簡製片那個項目如果誠心想找伍司書出演,就聯絡我。”臨走時,步倩薇又回頭跟簡製片說,“還有,那瓶紅酒是假的,真難喝。”

直到進了電梯後,伍司書的助理纔開口,“薇薇姐你好厲害啊,句句冇臟話卻差點把那位簡製片氣暈。”

“我厲害我知道。”步倩薇說,“跟人打嘴仗我從來不會輸。”

伍司書將近一米八五,站在步倩薇身旁高出她一大截,步倩薇跟簡製片吵架時他就吃了醒酒藥,脖子的紅都消散了。

伍司書說,“姐姐,簡製片是光影的總製片,時尚圈人脈也強硬,你不怕得罪她嗎?”

“今天不是我得罪了她,是你,我是來這替你討公道。”

步倩薇對著電梯鏡紮好散開的頭髮,“《遊龍戲鳳》的項目官宣了,你又是公司冉冉升起的新星,你就算得罪她,公司也會保你的。”

“姐姐你好像很討厭簡製片?”

“我討厭她不應該嗎,年紀這麼大還仗著有錢為所欲為。”想到簡製片以前還想潛規則樊嘉瑞,步倩薇就超級不爽。

她要還是千金小姐的話,早把這老妖婆的公司搞死了。

電梯快到車庫時伍司書戴好口罩,等步倩薇出去後,才走了出去,“今天多虧了姐姐,我請姐姐吃火鍋。”

“火鍋我就不吃了,減肥。”步倩薇見大兒子打來電話,滑動接聽。

“媽媽,你事情忙完了?”

“忙完了。”步倩薇聽到兒子稚嫩的嗓音,心情都變好了,“你們在哪呢,大姨家還是爸爸家?”

“我們在美心酒店地下車庫。”

步倩薇也聽到車庫裡迴盪兒子的聲音,抬頭一看,發現樊嘉瑞站在自己身旁,懷裡抱的樊子期似乎睡著了,趴在他肩膀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