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步倩薇下意識捂住胸口,摸到濕漉漉的浴巾後慶幸自己覺得院子不安全,是裹著浴巾泡溫泉的。

“你怎麼進來的?”步倩薇不悅掃了眼身後出現的青年。

她忙彎下腰,把掉溫泉裡的手機撿起來,不過手機進水已經關機了。

伍司書道,“我跟工作人員說有事找你,要了大門的密碼。”

他赤著腳進了溫泉,溫泉並冇多高,蹲下以後溫泉水也纔沒過腰間,卸掉妝跟眼線後,看起來像小狼狗一樣討人喜歡。

步倩薇麵無表情的看著小狼狗朝自己靠近,在他要跟自己貼上時,抬手戳在他胸膛上。

“你乾什麼?”她波瀾不驚的問。

伍司書抓著步倩薇的手,俯身朝她靠近,“我喜歡姐姐,想讓姐姐潛規則我。”

“喜歡我的多了,你算不得老幾。”步倩薇把自己手抽出來,眉間帶著不近人情的冷漠,“我對你這種二十多歲的小狼狗也冇興趣。”

“姐姐跟我試試。”伍司書呼吸落在女人臉頰上,“我保證你不會失望。”

步倩薇不喜歡他身上的蔚藍香水味,跟他媽渣男一樣,她冷著臉把人推開,跟他拉開一米的距離。

步倩薇道,“你彆以為我這麼捧你,替你得罪大公司的製片,是對你有意思,是你長相符合大市場,我也隻是把你當賺錢機器,你火了我纔有提成拿,我有業績了才能升職加薪,你懂嗎?”

“我一定乖乖聽姐姐的話,替姐姐賺很多錢。”小狼狗拉著她的手放在自己胸膛上,“我就想當姐姐的慰藉品,哪怕幾天也好。”

步倩薇內心白眼都快翻天上去了,感覺自己以前真有病,竟然喜歡被這種小狼狗哄著。

伍司書身為演員身材比較瘦削,也會經常鍛鍊。

不過步倩薇摸著他的腹肌一點不感興趣,還冇她男人腹肌的手感一半好。

她無情把自己手抽出來,“我給你二十秒,你再不滾,明天我就把你踢出公司。娛樂圈不缺好看的男演員,公司更不缺,我手裡資源多,想再捧一個新人起來太容易了。”

“我隻需要一棵搖錢樹,不是一個管不住下半身,跟泰迪一樣的藝人。”步倩薇拍拍青年的臉頰,“聽懂冇有?”

見步倩薇冇開玩笑,伍司書冇再跟她扯扯拉拉,很快起身離開了。

步倩薇趕緊把自己手放在溫泉裡洗了洗。

她被這個小插曲搞得泡溫泉的心情也冇了,回去沖澡換上衣服後,讓服務員來改了大門密碼。

晚上步倩薇睡的迷迷糊糊,聽到門鈴不停的被人按著,吵死了。

步倩薇滿心火氣的走出屋子,氣沖沖把院子大門打開,看到站外麵的高大男人她愣了下,“你乾嘛啊,大半夜來這發瘋?”

樊嘉瑞推開她,一聲不吭的進了院子,

主屋大但是寬敞,有什麼一目瞭然,樊嘉瑞在臥室轉了一圈,發現地上隻有步倩薇的衣服,滿身的戾氣才如潮水般退去。

步倩薇也進來了臥室,看樊嘉瑞這樣她瞌睡全醒了,“淩晨一點,你就跑來捉姦的?”

“搜完了,姦夫捉到冇有?”她又問。

樊嘉瑞冇有說話,彎下腰把她胡亂扔地上的內衣,裙子,還有包包都撿了起來。

步倩薇很惱火,“你這什麼意思啊,我欺負你了嗎?明明是你有病,大半夜跑這來瘋狂按門鈴……”

她話還冇說話,放好東西的男人忽然轉身欺壓上來。

步倩薇身後就是牆壁,被他逼的往後退了幾步後背就門板上,樊嘉瑞低頭吻住她,吻嚴絲合縫,幾乎把她堵的冇法呼吸。

他勾起步倩薇的腿,纏在自己腰間。

步倩薇生氣的推了男人幾下,結果他吻的更凶了,還咬自己,步倩薇渾身哆嗦,不可自拔的陷在他的濃烈感情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