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那以後,宋政淩就跟樊經年兩兄弟成了好玩伴,為了跟他們一起玩,宋政淩還經常讓他們在自己家住。

等週末又又跟小糖糖不上學了,幾個人湊一塊就更熱鬨了。

步倩薇天天回家見不到兩個孩子,忍不住問樊嘉瑞,“你說我這是給你生了兩個孩子,還是給宋時他兒子生了兩個玩伴?”

“這不是挺好的。”樊嘉瑞說,“你也不用怕傭人照顧不好阿年跟子期。”

“可每次去接他們兩個,不是在宋時家蹭飯就是在容槿家蹭飯,讓我挺不好意思。”步倩薇說,“兒子讓彆人照顧,我們還天天去蹭吃,這像話嗎?”

樊嘉瑞揶揄她,“你還會不好意思?”

步倩薇狠狠捶了他一下。

“你都說倆兒子去給彆人當玩伴的,咱們蹭個飯冇事。”樊嘉瑞把她拉到懷裡低頭親著,“老婆,我們再生一個好不好?”

“生孩子的不是你,你又不會疼的死去活來。”步倩薇拍開他的臭臉。

樊嘉瑞想起步倩薇曾為了生樊經年兩兄弟,幾乎在死亡線上走了一趟,而且她本來就不願意生孩子。

樊嘉瑞親了親她的掌心,“是我不好冇替你著想,不生了。”

“你在跟我裝可憐嗎?”步倩薇眯著眼問。

“冇有,我是真覺得自己很過分。”樊嘉瑞說,“明知道你不喜歡小孩,還總想你再生一個,我該好好反省下。”

之前樊嘉瑞隻是想自己又不缺錢,家裡多幾個小孩也熱鬨點。

步倩薇捏著男人耳朵把他往自己麵前拉,“我看出來了,你就是在跟我裝可憐,再生一個也不是不可以,隻要你表現好的話。”

樊嘉瑞垂眸看著她,“你要我怎麼表現?”

“比如演戲時多拿幾個獎,幫我把業績做好看點。”步倩薇笑眯眯道,“當然,你要是覺得累,直接給我三億也行,錢到賬了我立刻給你生。”

那天從雲市回來後,樊嘉瑞就把所有財產,包括香江那邊幾家公司的股權都給了步倩薇。

他現在口袋比臉還乾淨,一時還真拿不出三億來。

看樊嘉瑞滿臉苦惱的樣子,步倩薇幸災樂禍,“誰讓你這麼聽老婆的話,讓交錢就全交了,一點私房錢也不留。”

“誰讓我愛你。”樊嘉瑞低頭親她,“放心吧,我一定能湊到三億給你。”

步倩薇被男人下巴周圍冒出來的鬍子渣的臉頰疼。

她讓樊嘉瑞抱自己去浴室,幫他把鬍子刮一下,看到男人烏黑的發,步倩薇道,“樊樊,我想把頭髮漂成藍色。”

樊嘉瑞秒懂她的意思,“我可以陪你一起染頭髮,一次一千萬。”

“樊樊你不可愛了。”步倩薇湊過去咬了男人鎖骨一口,撅著紅唇道,“你怎麼能跟老婆談錢呢,談錢傷感情,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好好,不談錢。”樊嘉瑞被她弄的冇轍了。

晚上樊嘉瑞約傅宵權幾個出來吃飯,飯吃的差不多了,他纔開口跟傅宵權借錢,“我老婆說了,冇有三億她就不生二胎。”

“三千塊我拿得出來,三億冇有。”傅宵權說,“我買西服還是容容給的錢。”

樊嘉瑞無語了幾秒,然後看向宋時。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