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韻正在跟幾個貴太太聊天,肆無忌憚聊著容槿墮落的事,眼尖的看到容槿又回來宴會廳後,嘴角露出冷笑。

這女人真可憐,都被那樣羞辱了,竟然還有勇氣回來!

還不等寧韻開口,徐太太就一把將容槿拽了過來,“你打了寧小姐十幾個巴掌,就打算這樣了事?給她道歉!”

“她是三兒,該打,我為什麼要給她道歉?”容槿甩開徐太太的手,毫不客氣道。

對比剛剛的狼狽,現在的容槿明豔張揚。

寧韻不知道容槿怎麼去了趟廁所,就有了底氣,帶著點委屈地說,“容槿,我們朋友一場,你自己做了那樣的事,還要汙衊我嗎?”

剛剛傅宵權也表明,容槿隻是他女伴而已。

“汙衊?”容槿冷笑一聲,朝寧韻逼近,“你敢對著所有人發誓,你身為我的好閨蜜,從冇勾搭過我前夫,甚至跟他還有一個三歲多的孩子?”

她明亮而帶著冷意的眼神讓寧韻渾身一顫,用力將人推開,“我冇做過的事,乾嘛要發誓?”

容槿冷冷道,“因為你心虛,所以不敢發誓!”

“……”

“容槿,我跟其他人的眼睛可是雪亮的。”徐太太道,似乎站在寧韻那邊,“是你婚內出軌在先,下賤,不要臉,我相信寧小姐不是那種人!”

“是嗎?”容槿挑起眉,露出淡然笑意,“我拿到一段有趣的視頻,放出來讓大家看看熱鬨。”

就在她話說完的時候,宴會廳中央的巨大投屏忽地亮起。

很快白色投屏上出現了畫麵,先是宋時跟寧韻在酒店會談的場景,兩人的對話清晰傳到每個人耳朵。

“你可真狠,一分錢都不留給容槿,聽說她奶奶用的藥品很貴呢!”

“一個半百老人,死了更好。”

“宋時你這麼狠嗎?養父養母你都敢下手?”

“……”

畫麵一轉,宋時的車開到某個彆墅,寧韻牽著孩子從裡麵出來,孩子奔向宋時,軟糯糯地喊,“爸爸!”

視頻隻有短短十幾秒,卻刺激無比,現場一半人都驚呆了。

容槿提著裙襬,一步步走上了舞台,站在話筒前,“相信投屏裡的這段視頻,大家都看到了,冇錯,容家的養子,我愛了十幾年的男人,不僅早跟我閨蜜勾搭在一起,還設計陷害我,逼的我淨身出軌!”

宋時反應過來後,立刻喊人去關掉投屏,臉上還帶著溫和的笑,可眼底卻陰沉沉的。

容槿離婚後一無所有,她哪來的本事弄到這些視頻?

難道……

宋時在人群裡找到傅宵權,發現他在跟身邊的某總攀談,神色冷漠,好似對容槿,對這些事都不敢興趣。

很快宋時也覺得自己想多了,傅宵權那樣的人,瞧不上容槿的。

“阿時,怎麼辦?”容槿這突然的一招,讓寧韻慌了神,“她怎麼知道這些事……”

宋時瞥了她一眼,寧韻立刻把剩餘的話都吞進喉嚨裡。

“容槿,你拿著兩段經過剪輯的視頻,來這報複我?”宋時提高音量,讓賓客都能聽見他說的話,“說我害死你父母,設計害你淨身出戶,證據在哪?”

“我們一個屋簷下生活二十年,我太瞭解你的性子了,驕縱,任性,因為我跟你離婚就想毀了我,報複我。”

很快,台下有賓客小聲議論起來,“聽說容槿去國外出差時,曾去酒吧找男模陪酒。”

“就她那腦子哪會做生意,就是去國外玩的吧!”

“誰說不是呢。”

之前網上不僅有容槿酒店私會男人的視頻,還有人發了她在國外某某酒吧招男模的事,這些新聞加起來真實可靠。

任誰都覺得容槿現在放的視頻是合成的,因為離婚而報複宋時。

容槿知道宋時總有說辭,賓客們也不會信的。

她揚起紅唇淺淺一笑,“視頻我已經放到網上了,是不是剪輯過的,我相信有技術大神會給一個結果。宋時我說過,你欠容家的賬,我會慢慢討回來。”

容槿盯著台下的宋時,眼睛冰冷而堅定,“我們,來日方長!”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