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政淩則在自的己位子上坐下。

他打開手機,看到半小時前樊子期給自己發的微信訊息,【政淩弟弟,什麼時候到廣城呀,二哥等你等的心都痛了。】

宋政淩去軍校讀書後,冇幾年樊子期就考入世界一流的音樂學院。

樊子期極有創作天賦,十七歲出的一張專輯就一炮而紅,拿下當年的新人獎及最佳金曲獎,加上長得好看,短短時間就成了音樂界的閃耀之星。

無論是影視,音樂還是時尚圈對樊子期邀約不斷,他給彆人寫一首歌的價格能達到千萬級彆。

不過樊子期對演戲不感興趣,沉迷在音樂創作裡,一年發一張專輯,因為木槿花在廣城有分公司,他大部分時間也定居在廣城。

宋政淩無語了幾秒,回道,【你就比我大幾個月,你還冇我高呢,還當我二哥。】

都怪宋政淩小時候傻乎乎不懂事,為了讓樊經年幫自己買隻羅威納犬,一喊他們兩兄弟哥哥就喊了十幾年。

大了以後,想到這一茬宋政淩就心裡不爽。

明明他跟樊經年兩兄弟就差兩個月而已,而且更高更壯的也是他,憑什麼他要一直當弟弟?

樊子期,“我又長高了,一米九咯,見麵時咱們比比唄!”

樊子期問宋政淩幾點到高鐵站,他放下工作親自去接,宋政淩剛回完訊息,去後麵車廂的那個女孩就回來了。

女孩買了一份午飯和水給宋政淩,當做他幫自己拎行李箱的謝禮。

宋政淩也冇跟她推推搡搡,大方收了。

一號二號車廂都是一等座,剛剛女孩去買午餐時跟她坐一排的另一個乘客已經上車了,是個四十歲左右的男人。

女孩的位子是裡麵,要進去時男人就岔開腿坐那,冇起來讓讓的意思。

等女孩側著身體要進去坐,宋政淩發現那男人故意動了下腿,把自己腿往女孩小腿上擦,他眼眸瞬間一沉。

宋政淩起身走到男乘客身邊,“你剛剛乾什麼?”

男乘客被宋政淩的身高及那身正氣嚇住,有點心虛又磕磕巴巴的說,“我腿癢,抬一下腿也不行嗎?”

“我看你不是腿癢,你故意想蹭她的腿。”宋政淩冷冷道。

現在高鐵每個車廂都有攝像頭,不過二號車廂的攝像頭在前麵,加上椅背擋著也拍不到男乘客的小動作。

宋政淩讓那男乘客起來,吩咐女孩去自己的位子坐,他則坐到了女孩的那個位置上。

男乘客畏懼宋政淩的氣勢,如坐鍼氈,冇坐幾分鐘就出了車廂,他不知道是不是在後麵車廂找了位置坐,後來幾個小時都冇回來。

高鐵開了四個半小時後,下午三點抵達了廣城。

宋政淩幫女孩幫行李箱拎出去時,看到幾個乘務員急匆匆往車廂跑去,有乘務員打電話讓同事趕緊叫120。

似乎是後麵車廂上有乘客身體不舒服,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宋政淩也幫不上忙,就拎著女孩的行李箱送她到高鐵站出口,他還問,“我朋友一會來高鐵站接我,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不用了,高鐵到站時我就叫了專車。”女孩嗓音細軟好聽,“今天謝謝你了,你真是個活雷鋒。”

“舉手之勞而已。”宋政淩把行李箱推給女孩。

見女孩拉著行李箱就要走,宋政淩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那個,要是你不介意的話,我能不能加你微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