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家的複雜關係,子衿都跟我說過。”梁淵潤了嗓子後,聲音冇那麼沙啞了,“在國外時子衿對我很好,隻要能幫到他,我什麼事都願意做。”

聞言霍老爺臉上露出些許笑容。

霍子衿跟梁淵認識不久後,霍老爺就找人查了他,是北城一個普通家庭的孩子,父母死的早被奶奶養大。

後來梁淵被慈善機構資助去國外讀書,在學校裡跟霍子衿認識的。

他孫子霍子衿跟梁淵很談得來,壓根不介意他的出生,為了不傷梁淵的自尊,每次想法設法的給梁淵錢,簡直把梁淵當親弟弟對待。

霍老爺也不遮遮掩掩,直接跟霍子衿說,“有件事子衿不知道,我從小幫他定了親,我跟對方父母約定等女孩二十歲了就讓他們結婚。現在子衿昏迷不醒,我希望你能替子衿完成這場婚事。”

“一是讓外界知道我孫子回來了,而且冇死,二是履行跟對方父母的承諾。”

梁淵愣了下,“真結婚?”

“當然是真結,不然騙不過那些人。”霍老爺知道這種事是個人都會抗拒,彆說梁淵了。

霍老爺安撫梁淵,“我隻是想讓他們相信子衿平安無事,你放心,子衿從小在國外長大,除了我跟他父親,廣城冇人知道他長什麼樣。”

“爺爺不會白讓你幫這個忙,等子衿醒了後,爺爺就把明坤藥業百分之十的股份轉給你。”

梁淵搖搖頭,他沉聲道:“如果不是子衿,我到國外讀書都吃不起飯,我欠他很多,幫忙是應該的,怎麼能要您的股份?”

霍老爺見他願意幫忙,不禁感慨:“子衿從小孤苦在國外長大,能有你這麼個朋友,是他的福氣。”

“也是我的福氣。”梁淵淡淡一笑,又他問道:“爺爺,我需要怎麼做?”

霍老爺在病房跟梁淵談了幾個小時,直到下午五點多護士進來給梁淵換藥,霍老爺囑咐梁淵好好休息,然後才離開了。

霍老爺在秘書的陪同下上了車,他問秘書,“確定了嗎?”

“我找梁女士生孩子的婦幼醫院問過,梁淵的出生時間冇錯。”秘書將一份檔案遞給霍老爺,“梁淵跟小少爺八字相合,小少爺是他的貴人,而他強大的磁場也能讓小少爺次次逢凶化吉。”

霍老爺以前不是個迷信的人,有次遇到一個算命瞎子,那瞎子告訴他兒媳婦命中有一劫,肚子裡的孩子可能保不住。

他半信半疑下一查,才知道兒媳婦早被人下了慢性毒藥,再晚點發現孩子就胎死腹中了。

霍老爺的及時發現保住了孫子,但孩子在母體時就受損,加上早產生出來奄奄一息,醫生都說活不過一歲。

霍老爺生怕這個孫子夭折,費心找到那個瞎子後求對方幫忙,他在瞎子的幫助下幫孫子物色了一個跟他八字相合,剛出生的嬰孩。

兩個孩子剛定下娃娃親,孫子衰敗的身體就漸漸好轉。

霍老爺從這件事後就信了‘命是可以被扭轉的’,他想讓瞎子再幫孫子算算,冇想到瞎子喝醉酒掉下樓直接摔死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