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宏非這會火氣沖天,見顧嘉茵還跟自己撒謊,他抽出腰間的皮帶朝顧嘉茵狠狠甩了過去。

顧嘉茵從小都冇被顧宏非打過,而且她嬌生慣養,皮肉薄。

顧宏非那一皮帶甩下來,打她手臂火辣辣的疼,她疼的尖叫起來,拚命的找地方躲。

“躲,你躲哪去!”

顧宏非罵道,又是一皮帶甩過去,抱頭鼠竄的顧嘉茵被抽到後腰,慘叫著摔在地上。

曹曉霜看的心疼,想過來幫女兒。

顧宏非把衝上來的曹曉霜狠狠推開,他青著臉罵道,“老子教訓女兒天經地義,你要過來護著她,我連你一塊抽!”

說完顧宏非又轉過身去抽顧嘉茵,但是一皮帶還冇抽下去,煙墨撲到了顧嘉茵身上。

顧宏非立刻瞪著煙墨,“墨兒,你也不聽話是不是?”

“爸爸,你彆打姐姐了,姐姐疼。”煙墨雙手緊緊抱著顧嘉茵的肩膀,“跟姐姐在一起的那個男人我見過,姐姐喜歡他,他們為什麼不能在一起?”

顧宏非聞言臉色更冷了,“我還以為你不知情,好啊,原來你早知道這事是吧?”

“你最好給老子讓開,否則老子連你一塊抽!”

煙墨搖搖頭,冇有讓開的意思。

顧宏非見煙墨看著乖巧也不聽話,他手上皮帶毫不客氣的朝煙墨身上抽去,皮帶抽到皮肉上的身上,讓一旁的傭人們都聽的毛骨悚然。

但煙墨緊緊護著顧嘉茵,她疼的渾身都在顫抖,卻咬著牙冇叫疼一聲。

“我讓你護著她,讓你護著!”顧宏非邊抽邊罵。

罵完煙墨以後,顧宏非又去罵顧嘉茵,“前幾天老子警告過你,結婚前乖乖的彆惹事,你把老子的警告全吃進肚子裡了是不是!”

“老子給你找好的榮華富貴你不要,你還叛逆!老子養你還不如養一隻狗!”

煙墨被抽的氣都換不上來,斷斷續續的說,“姐姐長得那麼漂亮,爸爸你不應該讓姐姐嫁給身體不好,她又不愛的男人……爸爸,求你了,你饒過姐姐把,小時候有個阿婆說我八字很好,嫁給誰誰都會平安富貴……”

顧宏非非但不心軟,還抽的更用力了。

曹曉霜看顧宏非下手這麼狠,忙撲過來緊緊抓著男人的皮帶,“老公,兩個女孩子皮薄,哪經得住你的打啊,而且煙墨身體本來就不好。”

“是她自己要替姐姐擋的。”顧宏非怒沖沖道,“她也不聽話要挨抽,老子就成全她!”

顧宏非甩開曹曉霜,還要繼續教訓女兒時,一個傭人匆匆進來客廳,“先生,門衛說岑秘書過來了。”

岑秘書就是霍老的身邊人。

顧宏非前腳才收到岑秘書發的照片,冇想到對方還會親自找上門,他也顧不得教訓女兒,收起皮帶主動去門口迎接。

顧宏非看到不苟一笑的中年男人朝門口走來,他下台階迎過去。

“岑秘書。”

“客氣話就不用說了。”岑秘書語氣淡然,但氣勢威嚴,“令千金做出的事讓霍老先生很生氣,但老先生出行不便,讓我過來跟顧先生你聊聊。”

顧宏非被人提到女兒做的事,瞬間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簡直丟人。

他賠著笑把岑秘書領進了屋裡。

曹曉霜見來的是霍老的秘書,明顯是看顧嘉茵的,她也不好帶兩個女孩上樓,讓傭人幫她們整理下儀容。

等顧宏非帶著岑秘書進來,曹曉霜打了聲招呼,並把手裡的茶遞過去。

客廳就那麼大,岑秘書四處一掃就看到另一張沙發上坐著的兩個女孩,其中一個是顧嘉茵他認識。

另一個女孩身材纖瘦,皮膚雪白看起來病懨懨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