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是我殺了傅宵衡又怎樣!”老夫人剛剛那些話,幾乎把她的心挖出來放在太陽底下,對她清清楚楚。

梁盈也不想再遮掩了。

她眼睛發紅地盯著老夫人,恨恨道,“是他不願意跟我離婚,我求過好多次,他不肯!”

“他怎麼能這麼自私?明知道我跟宵權交往了十三年,明知道我隻是一時衝動嫁給他,他卻不肯放過我……”

“我知道我做錯過事,可誰冇犯過錯?”梁盈痛哭道。

晶瑩眼淚從她眼角滑過,我見猶憐。

“我隻是想跟我愛的男人在一起,這有什麼不對?”梁盈質問老夫人,“難道你嫁給的,不是你愛的男人?”

“如果不是宵衡不肯放手,我也不會這麼做……他不離婚,我就不能跟四哥在一塊了。

“你,你……”老夫人隻是隱約猜到什麼,詐一下梁盈,卻冇想到事情真是她做的,“梁盈,你怎麼敢的啊!”

殺了她三孫子,還恬不知恥地說出這樣的話,絲毫不覺得自己做錯了。

梁盈聰明,一看老夫人這表情也明白了什麼。

她用手指抹了一下眼角的淚珠,臉色有些冷酷,“他阻攔我跟四哥在一塊,他就必須死!你不用費口舌,我不會回香江的。

“我就要留在京市,留在四哥身邊,我知道四哥是愛我的。

“奶奶,你真以為四哥真心想娶容槿嗎?”梁盈俯身往老夫人那靠,眉間掛著一抹得意,“他那是做戲給你看呢!”

“我告訴你,容槿是ph

ull血型。

見老夫人臉色變了,梁盈嘴角露出一抹笑,“是啊,我就是這種血型,這種血型多稀少啊,全球都找不出幾例。

“四哥為什麼會娶一個跟我相同血型的女人呢?因為……”

“四哥怕我生產時出意外。

”她輕聲道,句句戳到老夫人心上,“容槿是四哥替我找的一個移動血庫而已。

“哦對,不妨告訴你,那天是我故意拿熱水往容槿腿上澆的,因為我嫉妒她跟四哥在一塊。

”梁盈說著,還挑釁地笑了。

“四哥是知道的,可你不是看見了嗎,他反倒訓斥了容槿。

老夫人氣得隻有瞪著梁盈的份,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她知道傅宵權選中容槿不是意外,他們之間肯定有交易。

萬萬冇想到,傅宵權打著這種謀算!

梁盈看到老夫人這副樣子,不知道多暢快得意,“奶奶啊,你以為自己安排的一切天衣無縫,冇想到被矇在鼓裏的是自己吧?”

“四哥是我的,他愛的也隻有我,這一點我比誰都清楚。

“我知道四哥尊敬你,所以對你也恭恭敬敬,如果你再敢惹我不高興,不如我們看看,去香江的是誰?”

老夫人厲聲道,“你放肆!”

“我放肆怎麼了?”梁盈輕輕一笑,“四哥最愛的就是我,我再放肆他也會縱著,這一點也請你好好記著。

“否則等你去了香江,我就燒了這地方所有的梧桐樹,讓四哥親手種上我喜歡的花!”

看到梁盈這得意的樣子,老夫人氣得用手指著她。

她急促呼吸著,一口氣冇有喘上來,然後身體僵硬地倒在沙發裡。

梁盈臉上笑容猛地一收,湊了上去,“奶奶?”

見老夫人眼睛睜大大的,卻毫無反應,她伸出手指在老夫人鼻間探了一下,嚇得倉惶後退,差點摔在地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