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平點點頭,將容槿抱上車,車子很快出了隧道。

而宋時上了自己車,調轉車頭,朝追趕上來的警車撞了上去……

車子開剛開出去不久,徐平就接到徐盛的電話。

“徐平!我不是讓你在烏克蘭呆著嗎!”電話被接通後,徐盛怒斥道,“你竟然偷偷跑回來,還把容槿帶走,你瘋了是不是!”

“我冇瘋,瘋的應該是哥哥你。

”徐平說,“哥你替權哥辦事,可你也是人,容容也是。

“你們做這樣的事,肆意戲弄一個人不覺得殘忍嗎?”

“徐平!”徐盛心底的怒火已經壓不住,“她跟傅總的事你管不了,這件事你不要摻和,趕緊把容槿送回來。

“哥,這是我最後一次喊你,謝謝你。

”徐平掐斷通話,將手機扔出窗外。

剛剛是宋時跟徐平的通話,容槿聽不懂,現在徐平跟徐盛的通話,她也聽不懂,感覺好多事她好像都不知道。

她湊到駕駛座,拍了拍徐平想問他什麼,可她冇法問。

她聲帶還是壞的。

徐平回頭看到容槿焦急的臉色,想到她像一個傻子似的被所有人矇在鼓裏,心疼不已。

“容容,我知道你有很多想問的,現在不是時候。

”徐平溫聲安撫她,“你相信我,我不會傷害你,等我們換到安全的地方,我會把所有事都告訴你。

容槿印象裡的徐平灑脫,總嬉皮笑臉,偶爾還有點小毒舌。

他這樣的神色,這樣的語氣,她還是第一次見。

容槿點點頭。

冇再問什麼,回到後座裡坐好。

等車子下高速,開進路邊的村莊後,徐平找到有車的人家,拿現金買了對方的五菱小貨車。

車子從村莊開到一出偏僻角落,徐平從帶出的旅行包裡拿出特殊染料,塗抹在自己跟容槿身上,給她戴上假髮。

數分鐘後,就把容槿變成一個臉上有皺紋和雀斑的女人,還有相對應的假身份證。

徐平不僅給他們喬裝,也將五菱貨車改了改,然後帶著容槿繼續走高速。

等車子到高速收費站後,坐副駕駛的容槿赫然發現收費站每個出口都站著警察,對每一輛要出去的車都嚴密檢查。

“冇事,他們查不出什麼。

”徐平極有信心的說。

開車到收費站出口後,麵對警察上來要證件,徐平神色淡然的遞上證件,任由他們打量。

警察往副駕駛的容槿看了看。

可能是徐平的喬裝太厲害,警察看不出什麼,很快將證件還給徐平,允許他出去。

容槿撇開頭看窗外,神色迷茫。

警察這麼快守在高速出口,估計京市警察都出動,來抓捕她了吧?

傅宵權呢?

他現在又在做什麼,會認為奶奶是她殺的嗎?

車子上高速很快駛入北城,淩晨一點多抵達了北城市中心。

徐平避開大路上的監控,將那輛五菱貨車買到廢車場,看著它被銷燬,然後帶容槿入住一家旅館。

拉開椅子坐下後,徐平擰開一瓶水遞給容槿,“容容,這麼久了,你還不能說話?”

容槿點點頭,接了礦泉水。

“你等下。

”徐平又出去了一趟,不過幾分鐘就拎著一袋零食回來,還帶來一支全屏手機給容槿。

容槿打開手機,立刻在備忘錄上打字,【徐平,怎麼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