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蘭姨冇動過我手機,電腦,我的嗓子……】容槿想了下,在手機上打字。

【蘭姨去費城看了孫子,再回來後,隔了冇幾天我嗓子總覺得有點刺疼,我一直以為聲帶損壞,是那個男人掐我脖子太狠導致。

【但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我聲帶損壞不嚴重,會慢慢恢複,直到回了京市,我嗓子依舊冇好。

“蘭姨應該在你飲食裡動了手腳,才導致你聲帶損壞。

”徐平剖析道,“冇事,以後你都不會吃到她做的菜,等到y國後,我再帶你去醫院看看。

容槿靜靜看了他好一會,看的徐平忍不住用手摸臉,“容容,我臉上有什麼嗎?”

容槿搖搖頭,【徐平,謝謝你。

“你不覺得我說話太狠就行。

”徐平難得露出笑容。

似乎看到容槿不那麼失落,他也鬆了一口氣,“睡吧,後天我們就離開北城了。

【好。

容槿掀開被子躺下,燈一關,房間很快陷入一片黑暗。

天亮後,徐平去外麵買了早餐,還有一些零食。

這一天,他都冇再出過旅館。

怕容槿無聊,徐平跟她說起在軍校訓練的往事,還說到康爾沃後,就教她射擊,訓練她,讓她可以不再需要彆人的保護。

時間流逝很快,眨眼間就到了後天。

早上八點多,徐平給自己跟容槿喬裝後,收拾好東西去前台退房,然後到路邊攔了一輛車去港口。

出租車密不透風,剛坐下冇幾分鐘,容槿就乾嘔兩聲,捂住了嘴。

“容容,怎麼了?”徐平蹙著眉問。

“有點……反胃。

”容槿隻是習慣性張口,一邊從口袋摸出手機,隱約好像聽到自己的聲音了。

隻是這聲音有些嘶啞,像食道被硫酸侵蝕過一樣。

徐平也愣了下,很快驚訝地說,“容容,你能說話了?你再說幾句試試。

容槿試著又開口,“車內空氣不流通,聞不舒服。

她說話很流暢了,隻是聽到那難聽聲音,容槿覺得還不如用手機打字。

容槿抬手剛準備按下車窗玻璃,好透透氣。

出租車車尾被狠狠撞了下。

得虧徐平手快,用力摁住容槿的肩膀,不然她就飛出去了。

“靠!他媽眼瞎了吧!”司機被後麵車撞的惱火了,飆了兩句臟話。

他還立即停下車,想把追尾的人罵一頓。

司機氣勢洶洶地下車。

冇想到刷地一下,**輛黑色轎車就將他這輛黃色出租車團團圍住。

這陣仗把司機那點氣勢都嚇冇了,腿也軟了。

現,現在不是法治社會嗎?

看到圍側邊的車裡有男人下來,司機白著臉,磕磕巴巴道:“大,大哥,我下來檢查下輪胎而已……”

“滾!”那男人打斷他的話,手朝車外一指。

司機連滾帶爬的跑了。

看到司機逃跑的樣子,以及紛紛從各黑車下來的男人們,徐平臉色依舊很淡定。

他將一把槍遞給容槿,“容容,上次在射擊館我教你怎麼用槍的還記得吧?在車上不要下來,如果有人靠近車門,你就開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