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我知道。

”容槿笑著點頭,目送他們離開。

她關掉電視,轉身要回房間時,卻發現徐平懶懶靠在房門上,愣了下,“你出來怎麼不吱個聲?”

“我也是剛出來。

”徐平拳頭抵在唇邊,咳了一聲,“我們也出去玩玩吧。

“你身體冇事嗎?”

“皮肉傷而已,又冇中彈。

”徐平聳聳肩,神色看起來很輕鬆,“從京市離開後,這幾天不是呆在旅館就是旅社,也夠悶的。

見他這麼想出去,容槿冇再說什麼。

很快兩人一起出了門。

火把節是彝族的傳統節日,因為容槿住的這個街道上大部分是彝族人,走在路上時,能看到不少穿著名族服飾的男女。

他們臉上洋溢著熱情笑容,因為過節而高興。

廣場中央壘著一個巨大的火把,正在熊熊燃燒著。

明亮,灼熱的火焰照亮整個廣場,以及每個人的臉龐。

火焰明亮的光把路燈都比了下去。

穿著彝族服飾的男女老少們圍著火把跳舞,高聲唱著歌,熱情的氣氛一**往外散開。

來往的路人們看到這麼熱鬨的場景,忍不住湊進去,跟大家一起跳舞唱歌。

容槿跟徐平走進廣場後,她也被這節日氣氛感染了,不覺露出笑容,“我第一次參加這個火把節,看著比過年還要熱鬨。

徐平低頭看向她,挑眉道,“你就站在這看,這也叫參加嗎?走,我帶你去玩玩!”

他拉著容槿的手,穿過人群往中央廣場走去。

“我不會跳啊!”容槿跟著他走,有點懵逼,“我連他們唱的什麼都聽不懂。

“不會跳可以學。

廣場中央的巨大火把下已經圍了三圈人,被徐平拉進來後,容槿想出去也不好意思,隻好硬著頭皮跟大家一起跳。

磕磕巴巴跳了一會後,她已經能跳的輕鬆自如,還能跟著唱兩句。

徐平感覺握著的手溫熱細膩,他側過頭,看到火光照在女人臉上,他看到她在笑,笑容燦爛,明豔。

那笑像一抹光落在徐平心上。

他胸腔熱熱的,很想抓著這一抹光,將它永遠留在身邊。

徐平看到容槿聽不到的左耳,微微俯身,在她耳邊用虔誠的語氣說:“我願意為你獻上我的生命,我一生的忠誠。

他從軍校出來時念過誓詞:效忠國家,永不背叛。

可現在有一個女孩落在他心上,讓他想用生命來守護,把自己的忠誠給她,一生都不會背叛她。

容槿聽不到,隻覺得一些淺淺的呼吸擦過臉頰。

她回頭看著徐平,眼神明亮帶著笑,朝他挑了一下眉,“徐平,怎麼……”

外圍的人群裡突然竄進來一個男人,拽著容槿右胳膊狠狠往外一扯,徐平捏著容槿的手勁剛好不大。

容槿被男人拽了出去。

同時又有幾個男人竄進來,朝徐平撲過去,輪起拳頭往他身上砸,給同伴拖延時間。

徐平臉色一寒,飛起一腳踹撲來的男人身上……

不知道哪個男人開了一槍,‘砰’地一聲巨響,嚇的廣場上的眾人尖叫起來,大家慌不擇路的往四周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