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人從彆墅出來時,外麵已經天色暗沉。

唐玉懶懶打了個哈欠,將手臂搭在薑沅纖細的肩膀上,彈了一下她的臉蛋,“我為了你家容總,忙活了一下午,你說該不該請我大吃一頓?”

“行啊!”薑沅想了想,“請你吃小龍蝦,怎麼樣?我前天去的那家大排檔,他家小龍蝦超讚!”

唐玉挑眉,桃花眼裡滿是笑意,“隻要是好吃的,我都不拒絕。

容槿拿包砸開唐玉搭薑沅肩膀上的手,拉著她往外麵走。

“你彆跟唐玉靠太近,他都摸你兩次了。

“冇事。

”薑沅擺手,笑眯眯道,“他是個gay嘛,我在他眼裡就是他姐妹!”

容槿噗嗤一聲笑出來。

而後麵的唐玉聞言,嘴角抽了抽。

他快步上來後將薑沅扯到懷裡,狠狠揉著她的臉蛋,“小丫頭彆亂說,不然你完蛋了,哥哥性取向正常的很!”

“是嗎?”容槿斜睨了他一眼,“不知道誰以前跟我說,能跟四哥在一起,在下麵都行。

薑沅哇了聲,興奮道,“你看,我就說你……”

唐玉趕在薑沅要吐出那些勁爆詞時,一把捂嘴她的嘴,求饒地看向容槿,“祖奶奶,算我求你了,你把我說的話忘了,讓我做個人吧!”

“你越著急,越讓人懷疑你的性取向。

”容槿勾著唇,悠悠說道。

唐玉無語。

因為容槿開來的帕加尼是超跑,隻能坐兩人,她讓人把車子開回去,坐唐玉的車去大排檔吃飯。

這個點夜市熱鬨著,每個大排檔前都坐了好些客人。

在某大排檔的露天桌前坐下,容槿看著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站在店前吆喝的服務員們。

忽然想到很久前在春城養傷時,她跟傅宵權去逛了商場旁的夜市。

那時候她嗓子不好,想買糖葫蘆解解饞,傅宵權不讓,後來拗不過她,買了一串回來讓她咬一口含著。

他還吃了很辣的魔鬼拉麪,就為了拿到那個她想要的獎品……

而現在,一切都物是人非了。

等店老闆送上一大盤爆炒龍蝦後,薑沅帶上手套剝蝦,把帶著湯汁的龍蝦肉遞到容槿嘴邊。

“容容你隻管吃,我來剝蝦!”

“那我呢?”唐玉單手托腮,對薑沅露出一副委屈的模樣,“我也想你給我剝蝦,最好能餵我吃。

薑沅衝他哼了聲,“我隻剝給容容吃,你想吃自己剝。

唐玉趁薑沅不注意,夾走她剛放容槿碗裡的龍蝦肉,美滋滋地吃著,“容容有老公,以後她老公會剝蝦給她吃,你還不如可憐可憐我。

“不要臉你!”薑沅桌下踢了他一腳,“容容老公快死了,等他死了,我就是容容的小老婆!”

唐玉被啤酒嗆到,咳了好幾聲。

他震驚地看向容槿,“權哥隻是昏迷,又不是腦死亡,你就到處宣傳他要死了?”

容槿還冇說話,薑沅就道,“重傷昏迷跟死了有啥區彆?反正都醒不過來,我家容容這麼年輕,乾嘛要守著他一個植物人?”

薑沅又剝好一個蝦肉,遞到容槿嘴邊,“容容來,吃蝦……”

唐玉抓著薑沅手臂,往自己這邊拉,然後一口吃掉她手指上的蝦肉,“謝謝,非常好吃。

薑沅炸毛了,“唐醫生,你是不是太不要臉了?”

“要臉就能吃到龍蝦肉了嗎?”唐玉挑眉反問,夾了一個龍蝦放她手裡,“你剝給我吃,我就不鬨了。

“剝你個頭!”

“小丫頭長得可可愛愛,怎麼想剝人的頭呢?多血腥啊,乖,快給我剝龍蝦。

看兩人吵嚷著,把周圍的客人也引來看熱鬨,容槿揉了揉眉,反思自己為什麼答應來吃大排檔。

真是給自己找罪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