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容槿打了個車去中恒集團,剛從車上下來,媒體們不知道從哪衝出來,將她團團圍住。

問的都是:“容總,梁盈小姐說是你殺了梁夫人,是真的嗎?”

“梁夫人什麼時候死了?”

容槿十分驚訝,無數鎂光燈哢嚓閃動,拍下她的表情,“我昨下午離開公司後,一直在醫院陪我先生,你們可以去醫院查。

“我這是人在醫院坐,鍋從天上來?”

“再說我跟梁盈小姐無冤無仇,我乾嘛要殺她的母親,她瘋了還是我瘋了?”

容槿每一句解釋都合情合理。

可仍有記者不依不饒,“梁盈小姐跟傅宵權先生曾交往長達十三年,是不是你怨恨傅宵權先生心裡還有梁盈小姐,纔對她母親下手?”

容槿淡淡一笑,“他們的事我知道,但我犯不著做這樣的蠢事。

“梁盈陪伴他十多年,讓他知道什麼叫愛情,我該感謝她,如果我先生放不下梁盈,等我先生醒來,我可以當場跟他離婚。

“各位如果不信,就等著。

媒體們天天追著各種八卦跑,什麼牛鬼蛇神冇見過?

但容槿這種,他們還是頭一次見。

容槿在傅宵權昏迷時維護他,替他打理公司,時常去醫院看她,甚至她還表示,老公真對前女友念念不忘,她可以成全他們。

這段視頻一傳到網上,迅速傳播開,網友們憤憤不平道:

【要不是容槿,中恒早易主了!傅宵權還惦記前女友?太不知好歹了!】

【我看他還不如宋時。

【寶貝,男人是靠不住的,捲了他的財產跑路吧!】

【我人在香江,聽說梁夫人服毒自儘,確實跟容槿沒關係。

不用公關部出手,隻是這一小段采訪視頻,就迅速讓容槿跟梁夫人的死撇開關係。

而香江那邊,警方也很快通報梁夫人是服毒自儘。

唐玉看到那些評論後,笑的下巴都要脫臼了,他還特意跑去病房讀給傅宵權聽。

“現在網友都在罵你渣男,讓你好好睡著,彆醒來了。

“更絕的是,那些人還給你老婆冠上一個“絕世好妻子”的稱號,哈哈哈!”

傅宵權抄起桌上的水壺往聲音的方向砸去。

“滾!”

唐玉準確接住水壺,放桌子上,“我就是給你讀一下新聞,又不是我罵你?所以說啊,權哥,惹什麼都不要惹女人。

“你老婆這種,是蛇蠍美人裡的頂級物種。

“……”傅宵權無奈地揉著額頭。

容槿這麼做,確實冇讓她自己醜聞纏身,從而牽連中恒,但這些話……

他感覺容槿在故意報複他。

容槿進了公司後,壓根冇時間去翻微博,看網友們再說什麼,她開了一個下午會,然後埋頭處理起檔案。

下午快下班時,薑沅敲敲門,抱著一個盒子進來。

“容容,申赫送了個快遞過來。

“估計是檔案吧。

之前宋時的助理忙時,都讓跑腿小哥把東西送來她這。

容槿看了好久檔案,眼睛有點疼,用手按摩著眼睛,和薑沅說,“你拆開,看看是什麼檔案。

薑沅哦了聲。

她從筆筒抽出美工刀,劃開盒子上的膠帶……

“啊!”

容槿聽到砰地一聲巨響和薑沅的尖叫聲同時響起,猛地從椅子上起來,剛好看到薑沅倒下去。

鮮血源源從薑沅右胸口冒出來,染紅了襯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