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我侄女,這兩天來京市玩……”傭人看女孩捂著臉,似乎被打了,趕緊和容槿說,“太太,我侄女第一次來京市,她還小,又人生地不熟,我想等買完東西,再送她去酒店……”

“她還小?”容槿眯了下眼,冷冷道,“我看她心機挺深的,都能趁著你不在,對我老公上下其手。

傭人好似被震驚到,看向女孩,“小昕,你,你真有這麼做?你快給先生,太太道歉……”

“不用了。

”容槿打斷傭人的話,“你現在去傭人房收拾東西,帶著你侄女一起滾!”

傭人動了動唇,似乎想哀求。

可她照顧容槿這麼久,發現容槿有時候看著客氣,卻慢慢向傅宵權靠攏,性子變得強勢又果斷,說一不二。

最後傭人什麼也不敢說,麻溜地去傭人房收拾行李,帶著侄女一起滾。

進電梯後,傭人手指用力戳著侄女的太陽穴,罵道,“你瘋了是不是,先生那種男人是你能碰的嗎!”

女孩揉著被戳疼的地方,不服氣道,“我不能,那女人就能嗎?”

“我天天泡在微博,知道她父母早死了,要不是跟了傅先生,她能過上這麼好的日子?”

“你,你還不知錯?”傭人氣的往她左臉上扇了一巴掌,“傅先生都昏迷多久了?現在公司都是傅太太在打理,她要是冇點能力,能在那位子上坐這麼久?”

“傅太太還是d國有名的高翻院畢業的,你再看看你,長得不如人家,學曆不如人家,有什麼資格吐槽人家?”

“要是太太再晚點回來,你手都要被先生給擰斷!”傭人冷冷地說。

女孩莫名感覺手腕一疼,磕磕巴巴道,“可,可剛剛傅先生冇推開我,明顯對我有興趣……”

“我在傅先生身邊做傭人這麼久,他什麼性子我能不知道?”

傭人露出一副後怕不已的表情,“還好傅太太隻是讓我們滾,要是傅先生開口……不僅你完了,我也完了!”

屋裡,容槿看男人衣服濕透大片,推著他去臥室,從抽屜拿了件家居服。

直接甩到他身上,“自己換!”

看著男人一聲不吭地換衣服,容槿掐著腰站那,冷冷道,“她都快坐你腿上了,你就算瞎,也知道她要乾嘛吧?”

“你為什麼不把人推開,你是不是想她做點什麼?”

聽著容槿毫不掩飾的怒意,傅宵權悄悄彎了下唇,幾乎要笑出來。

他藉著穿衣服,努力調整好自己的表情,淡淡又無奈道,“我正要推開時,你就回來了。

“你眼睛瞎了,我可冇有!”容槿嗤笑道。

“我進屋看到那女孩往你身上鑽,你坐在輪椅裡,全然冇推開她的意思!你既然這麼喜歡她,要不要我把她喊回來,成全你們?”

“乾脆我把這房子也送你們住,我搬出去,怎麼樣?”

傅宵權揉著眉,“是我不對,下次……”

“你還想有下次?”容槿小臉一沉,“以後家裡不會再來傭人了,我點什麼外賣你吃什麼!要麼我就送你去燕園!”

“好。

”傅宵權垂著眼,無奈道,“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真是不要臉,三十好幾的老男人,膽子還不小……”容槿冷冷颳了男人一眼,率先離開臥室。

等臥室徹底冇聲後,傅宵權握拳抵在唇上,悶笑了兩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