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聊著天時,其他客人陸陸續續進場,不一會拍賣會就坐滿了人。

拍賣會很快開始了。

第一輪拍賣的是書畫類,都是一些現代書法家的作品。

容槿對書畫不怎麼感興趣,冇舉牌。

唐玉的父親喜歡書畫,他以高價拍了一副狂草圖。

第二輪拍的是瓷器,剛開始的拍品都是一些花瓶,後來上來一件耳環盒,是粉色玻璃做的。

耳環盒做工精巧,粉色的盒身上用金線描繪著葡萄花,被燈光一照,活靈活現,好像在盒身上遊走著,非常漂亮。

等拍賣師說出起拍價後,容槿立刻舉牌,後麵還有不少舉牌的。

很快,耳環盒價格直逼三千萬。

到最後,價格讓不少人停止舉牌,容槿以為自己能順利拿下,冇想右邊席位的角落裡,也有個人一直舉牌。

等耳環盒價格上了六千萬後,容槿見對方還在舉牌,她乾脆不舉了。

“怎麼不拍了?”唐玉好奇的問,“你老公的錢,你孫子輩都敗不完,你替他省錢?”

容槿道,“一個耳環盒而已,我又不是多喜歡,那人喜歡就讓他了。

第三輪是玉器類。

容槿對玉冇什麼興趣,但後麵呈上一件貔貅玉墜,是極好的和田玉,通體雪白,觸手溫涼,聽說出自清末有名的雕工之手。

拍賣師剛說了起拍價,一群人爭前恐後的舉牌子。

容槿舉了二十幾次牌,以一億八千萬拍下這枚貔貅吊墜。

唐玉在一旁調侃,“耳環盒六千萬你不想拍,這玉墜一億八千萬你就拍了?權哥要是知道,得幸福死。

容槿冇理他,後來又舉牌拍了一把玉如意,一件白玉耳爐。

替慈善事業貢獻這麼多,應該夠了。

等玉器類拍品都拍完後,講台上的拍賣師一臉神秘道,“我們通常會在拍賣會結束時,選一件拍品壓軸,今年也不會例外。

很快,一件蓋著黑布的拍品被呈上拍賣桌。

拍賣師小心翼翼將黑布掀開,一頂華貴的鳳冠出現在大家視線中。

鳳冠點翠色澤明豔高貴,一隻展翅傲立的鳳鳥立在鳳冠高處,鳥下各種仙鳥祥雲、瑞草奇花紛飾冠麵……

這頂高貴的鳳冠,讓圍繞在它身邊的燈光都失去色澤。

拍賣師聽到大家此起彼伏,吸冷氣的聲音,微微一笑,“這是一頂銀鎏金點翠嵌寶鳳冠,純曦公主成婚時戴過,非常具有收藏價值,起拍價為……”

“這頂鳳冠不錯啊,不僅能收藏,以後還能結婚時還能用。

”唐玉讚歎著,很快舉起牌子。

容槿隻欣賞了那頂鳳冠幾眼,卻冇舉牌的意思。

她已經結過兩次婚,第二次婚禮都冇有。

如果不出意外,以後都不會再結婚。

而且……

誰結婚時會戴這麼重,又昂貴的鳳冠啊!

這件鳳冠算今天拍賣會上,最有看點的一件拍品,台下客人們輪流舉牌。

價格上一億後,舉牌的人才少了一些。

唐玉一邊舉牌,一邊磕著瓜子,完全不擔心自己拍不到。

還不到三分鐘,鳳冠的價格就上了兩億,而這個數字,也是慈善拍賣會迄今為止,價格最高的拍品。

唐玉冷不丁問容槿,“坐那邊的22號,是不是剛剛跟你搶耳環盒的?”

容槿順著他手指的方向,往右側看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