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點,外麵還很亮吧?”容槿遲疑地說。

“那我帶你出去看看。

等傅宵權要走時,容槿卻不讓他走了,聲音微顫,“那就在這等來電,你把我手機給我,我刷重新整理聞壓驚。

“不用看新聞,還有一種方法能讓你壓驚。

”男人低笑。

傅宵權讓容槿拿著手機,掐著她的腰,把她抱坐到洗手檯上,還不忘在下麵墊上毛巾,免得涼到她。

他把容槿拿手機的手,從中間撥到一旁,低頭吻了上去。

容槿在心裡吐槽這男人真是個老色批,總是換著方法來親她。

不過傅宵權這招確實好用。

被他吻著,容槿減少對黑暗的恐懼感,沉靜在他給予的溫柔裡,纖長的腿下意識纏在他腰間。

傅宵權忽然想起什麼,生生地刹住車,鼻尖碰著她的鼻尖,微微喘氣。

容槿不滿地咕噥,“你為什麼停下?快點……”

傅宵權低笑一聲,卻隻吻了吻她的唇瓣,“等來電了,去臥室再說吧。

“為什麼要等來電?你不行?”

“男人最忌諱的,就是被說不行。

”傅宵權生氣的咬了她一下,容槿感覺唇瓣麻麻的。

“浴室裡冇放那個。

容槿才明白男人為什麼刹車,“冇事,懷不了的。

傅宵權想起很久前,在辦公室時,唐玉說的那些話,喉間有些乾澀,容槿卻摟住他的脖子,主動吻了上來。

容槿冇拿穩手機,它掉到旁邊的洗手池裡。

手機背麵朝下,剛好遮住了光亮。

臥室裡瞬間一片漆黑,隻剩女人低低的聲音。

等容槿手指發軟,都摟不住男人的脖子時,浴室驟然一亮。

容槿閉了閉眼適應燈光,有氣無力地吐槽著,“這停電隻五分鐘嗎?那它太侮辱傅總你了。

傅宵權氣的笑了兩聲,給兩人沖洗好,抱著她出去。

容槿發現男人胸膛上多了些什麼。

她用手把傅宵權推開,卻發現紋在他胸口,拇指蓋小的一朵木槿花,變成了很大的一朵,幾乎覆蓋住他的心臟。

花莖旁還紋著她名字的縮寫,跟生日日期。

“你神經嗎?”容槿錯愕過後,無語道,“誰讓你紋這個的,你不怕跟唐玉他們去遊泳,被看到了?”

“我又不是閒得慌,還跟他一塊去遊泳。

”傅宵權拿睡衣給她穿上。

容槿乖乖地把睡衣穿身上,瞥見腰間的一點黑色紋身,垂著眼眸說,“洗紋身太疼了,我忍受不了,不然早洗掉了。

她要早知道,當初不會腦子一熱,把紋身麵積弄這麼大。

傅宵權默了默,嗓音低沉道,“我讓唐玉問問朋友,有什麼方法洗紋身不疼。

你不想留,就不留了。

容槿嗯了一聲,看到字母縮寫下麵,有一串ngc2244的編號。

她手指戳了戳那串編號,問傅宵權,“這什麼意思?”

“應該是紋身師覺得好看,紋上去的吧。

”傅宵權看了眼那串編號,語氣漫不經心。

容槿卻不太信。

如果傅宵權不同意,紋身師怎麼可能在他身上亂紋數字?

不過男人不想說,她也就不問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