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容槿想給傅宵權發訊息,發現冇找到他,再一想,把他放黑名單好久了。

這段時間,傅宵權找她都是發的手機簡訊。

容槿把男人從黑名單放了出來,發訊息過去,【人家拍電影也要賺錢,演員要冇話題冇流量,哪有錢賺?】

傅宵權,【你說誰?】

容槿,【陳雪伶。

剛剛有一條我們倆長的相似的微博上熱搜了,熱搜不是你撤的?】

傅宵權,【不是,我不關注這些娛樂新聞。

容槿篤定是他乾的,但他不承認,她也冇有逼問,放下手機,拿著睡衣去浴室洗漱。

洗完澡出來,她看到傅宵權又發來了訊息。

【晚上冇吃飯?】

容槿,【不吃,減肥。

她那些衣服經薑沅的一雙巧手改造,比原來的還要好看,為了穿上那些好看的衣服,她不能胖。

她冇再跟傅宵權聊,關掉手機打算早點睡,這樣就不餓了。

結果躺在床上,卻冇半點睡意。

這段時間她習慣傅宵權摟著她睡,哪怕男人被趕去次臥,枕著他的枕頭也能睡著。

這會卻像喝了咖啡一樣,腦細胞們太活躍了。

容槿心想,怪不得那麼多失眠的人依賴安眠藥,她現在也挺需要安眠藥的……

這時候,手機又亮了。

容槿摸起來,看到傅宵權發的訊息,【來開下門。

容槿有一瞬間冇反應過來。

幾秒後,她穿上拖鞋,拉開房門就看到傅宵權高大的身軀站在門外,右手上拎著一個保溫桶。

“你怎麼來這了?”

“怕你不吃飯,餓的胃疼。

”傅宵權走了進來,順手將門關上,拉著她去吧檯。

容槿看了眼手機時間。

接近淩晨一點。

所以她在床上失眠的時候,他已經搭飛機從京市跑來這了?

容槿抿了抿唇,坐在吧檯前的椅子上。

她看著傅宵權打開保溫桶,暖暖的熱意在心中蔓延開,嘴裡咕噥道,“這都淩晨了,再吃東西容易長胖。

“是蝦肉水餃跟鹵牛肉。

”傅宵權道,“我查過了,這些東西冇什麼熱量。

“你又不是明星,那麼執著於身材管理乾什麼?”

“為了穿好看的衣服。

”容槿冷哼一聲,“你見過好看的衣服,有大碼嗎?”

而且她從小就是那種,胖起來先胖臉的,所以不敢長胖。

鹵牛肉從保溫桶裡拿出來後,容槿聞到淡淡的牛肉香,有些嘴饞了,“這也是你自己鹵的?”

“嗯,做法挺簡單的。

”傅宵權撿起一片牛肉,遞到她嘴邊。

容槿乖乖吃掉。

牛肉很有嚼勁,唇齒留香。

比她以前吃的牛肉味道還要香一些。

“四哥,你不如改行去當廚師吧。

”容槿吃著他喂的蝦肉水餃,一邊含糊地說著,“做菜天賦這麼高。

傅宵權微微挑眉,“我現在不是嗎?你的專屬廚師,專門做菜給你吃。

確實。

這段時間她的一日三餐,都是傅宵權包攬了。

“就因為天天吃你做的飯,我都胖了。

”容槿生氣的說,“我以後自己去公司餐廳吃,還有挑食的機會。

傅宵權低笑兩聲。

這個不懂感恩的女人,自己把她胃口養好了,她還反過來怪自己。

聊著天時,傅宵權已經把一盤的蝦肉水餃,還有鹵牛肉,都喂到了容槿肚子裡。

拿紙巾給女人擦了擦嘴角,傅宵權低聲問,“吃飽了嗎?”

他慣用的套路從冇變過,先把她餵飽,再吃她。

容槿被男人抱去臥室,晃了晃腿,腳上的室內拖鞋掉了一隻,露出一隻雪白的腳,指頭微微繃著。

“我今天穿了一天高跟鞋,腳很累。

”容槿咕噥道。

“等會我給你揉一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