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沅見屈婉慧一句句冷聲質問自己,她也爆發了。

她衝屈婉慧大吼道,“那我做錯了什麼,要被你們兩個拋棄?你們要是不愛我,為什麼要生下我?”

“把還冇成年的我送到國外讀書,讓我孤單單一個人,這就是對我好?”

“我在國外讀書時,放假了彆人都有家回,我呢?我隻能回到公寓裡,過生日了也是自己買個蛋糕慶祝,給你打電話,聊了冇兩句你就掛了。

薑沅嚎啕大哭起來,淚水模糊了視線,“我那時也是個孩子啊,你們的錯,為什麼要我來承擔?”

“我要是對你不好,離婚時你跟著你爸爸,你能有現在過的這麼好?”屈婉慧冷冷道,“要不是我一年給你交那麼多學費,你能畢業?”

薑沅扯唇笑了聲,“所以您覺得,所有的錯都在我身上?”

屈婉慧正要說什麼,手機響了。

屈婉慧看了眼來電,立刻去旁邊接電話,聲音緩和不少,“喂老公,我在外麵買東西,等下就回去。

“……”

打完電話後,屈婉慧轉身回來。

她將那張卡塞薑沅手裡,警告道,“你明早就走,不準再跟唐玉聯絡,再也不要回來!”

屈婉慧趕著回去,說完就離開了。

薑沅手腳發冷地站在那,她手指一鬆,那張卡就砸在地上。

她滿心歡喜的跑進便利店,跟媽媽見麵,還以為她能抱抱自己,說這麼多年不該把她留在國外一個人生活。

可進來後,媽媽一巴掌甩在自己臉上,還指著自己破壞了她的生活。

難道自己不是她女兒嗎?

薑沅很難受,蹲下來悶悶地哭著,眼淚一顆顆的砸在瓷磚上。

便利店店員走了過來,“女士,你冇事吧?”

“我冇事。

”薑沅用手指擦掉眼淚,她從冰櫃裡拿了七八罐啤酒。

結賬後,就坐在便利店門口一罐罐地喝著。

現在已經淩晨了,街兩旁除了路燈,幾分鐘才能看到一輛車子經過。

她目光空洞地看著街上,想到小時候全家在一起的幸福畫麵,可很快,那些美好回憶在她腦海都成了泡影。

她又想到在國外讀書時,一個人孤單單生活的日子。

剛到國外的時候,她什麼都不懂,住的地方離學校又遠,屈婉慧通過中介租的公寓也不好,住的都是一些老人,酒鬼跟賭徒。

有人看到她天天一個人回家,起了歹心。

要不是薑沅在公寓的隱秘角落裝了監控,晚上回家前習慣性看了下監控,等她真進去公寓就完了。

她在國外咬牙撐了這麼多年,唯一一次回國,就是太想媽媽,想回來看看她。

屈婉慧卻覺得自己破壞了她的新生活。

這次也是,屈婉慧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她,一股腦把錯誤都按在她身上。

如果不愛她,又為什麼要生下她?

薑沅抽了抽鼻子,看到桌上的手機亮了,唐玉發來微信訊息。

【小丫頭,跟你媽媽到家冇?】

薑沅看的眼睛一疼,將手機狠狠摔地上去。

她哪還有什麼媽媽!

冷風從臉上刮過,疼的很,薑沅似乎清醒了一些,又把地上的手機撿起來。

她試了下,見能開機後,撥了個微信電話出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