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不是他,你也不會被網曝。

”薑沅氣憤地將杯子放桌上,“他也不說多關心下你,什麼意思啊?”

容槿剛要說什麼,幾個女孩忽然大刺刺站在她們卡座前。

因為舞廳燈光比較昏暗,還有個女孩打開手機電筒,往容槿臉上照。

“你就是容槿?”

打開手機電筒的女孩穿著吊帶背心跟熱褲,用不屑的眼神看容槿,“嗬!看起來你更像雪伶姐姐的複製品!”

“就是!”另一個女孩也說,“雪伶姐姐比你漂亮多了!”

容槿看這幾個女孩年紀不大,句句提到陳雪伶。

估計是陳雪伶的粉絲。

容槿知道粉絲追星都很瘋狂,顧忌肚子裡的孩子,冇搭話,抿了一口橙汁。

見容槿不吭聲,那女孩氣焰更囂張了,“容槿,要不是雪伶姐姐,你以為大家知道你是那號人物?”

薑沅坐不住了,哼笑道,“你家姐姐是演員,你知道什麼叫演員?就是拿到一個角色,將那個角色的故事演給大家看。

“導演接受采訪時都親口承認,女主原型是容容,有你們家姐姐什麼事?”

“說句不好聽的,要不是陳雪伶跟容容長的有幾分像,導演選中她,她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個地方跑龍套呢!”

薑沅一句句罵的利落乾淨,都不帶喘氣,懟的幾個女孩半天蹦不出半個字。

那個穿吊帶的女孩臉色都青了,口不擇言道,“容槿你真不要臉,勾搭完這個勾搭那個,我們國家怎麼有你這種噁心的女人!”

“我要是你,我就找顆樹,直接把自己吊死,省得被人罵!”

女孩剛說完,薑沅抄起桌上的雞尾酒,潑她身上去,“你爹媽生你出來,是讓你用這張嘴噴糞的?”

“要說噁心,我家容容還比不上你!”

“你看看你,穿的低胸小背心,短褲那麼短,把內褲都露出來了,是要給全酒吧的男人看嗎?”

女孩的朋友見女孩被潑了酒,這麼狼狽,一個個要跟薑沅算賬。

薑沅看著溫軟可愛,手勁大的,抄起桌上的冰桶就往幾個女孩身上潑。

因為酒吧熱,女孩們外套都脫了,穿的很單薄。

這會衣服一打濕,緊緊黏身上,連裡麵的胸貼都顯露無疑。

容槿打開手機電筒照他們身上,周圍卡座的男人們一看,興奮地吹起了口哨。

女孩們立刻用手抱胸,狼狽的離開這裡。

薑沅坐回沙發裡,咕噥道,“來的時候氣勢洶洶,我還以為她們多厲害呢,害,結果罵個人還不利索,搞得我都不好意思罵了。

容槿笑了笑,“現在我知道,有的女孩長得可愛,罵人也很厲害。

“哪有,我可是良好公民。

”薑沅攬著容槿的肩膀,委屈道,“我跟人吵架都是為了你,容容你就不誇我?”

“你最棒了!”容槿拿橙汁跟她碰了下。

在卡座呆了一會,容槿忽然有點餓,想去吃燒烤,薑沅舉手讚同。

她讓容槿去門口等自己,拿唐玉的卡去結賬。

容槿想吃顆酸梅,翻包卻發現酸梅冇有了,抬起頭時,發現幾個人往這邊走,擋住了自己的路。

她眯眼仔細看了看,發現是剛剛去她們卡座找事的幾個女孩。

那個長髮女孩身邊多了個大塊頭的男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