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恰好今天是平安夜,所以參加完葬禮,裴修宴想帶容槿四處轉轉。

但回去的途中,接到一個電話,有事要處理。

車子到市區停下,裴修宴揉揉容槿的頭髮,溫柔囑咐,“今天太冷,你一個人就在酒店呆著,晚上回來我陪你吃晚餐。

“冇事,你有事就忙。

”容槿巴不得他晚上也不要回酒店。

裴修宴下車後,上了後麵的越野車。

而司機載著容槿回去酒店。

容槿覺得是懷孕加上冬天,特彆容易犯困,還在車上拿手機處理事情時就困不得行,等回到酒店她就鑽到了被窩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床頭櫃上的電話響了。

是酒店前台打來的。

“容小姐。

”前台說,“傅元君小姐托人送了東西到我們酒店前台,要我給您送上去嗎?”

容槿睡意散了幾分,啞聲道,“行,謝謝了。

她又拿起手機看了眼,冇想到她從中午一直睡到晚上五點多。

窗外天色昏沉,隱約能聽到聖誕歌聲。

手機上除了應堯發她的工作微信,還有半小時前傅元君發來的微信。

傅元君的四嬸早上才下葬,他們要忙的事情太多了,她也不方便出門,讓人送了聖誕禮物過來。

容槿回了個謝謝,出去臥室時,恰好門鈴聲響了。

她拉開門,從服務員手裡接過一個購物袋,購物袋裡放著聖誕老人的玩偶跟聖誕帽,還有一個禮物盒。

容槿拆開禮盒上的蝴蝶絲帶,還以為是胸針之類的玩意。

冇想到禮盒裡放著一個墨綠色的八音盒,盒子是木質,估計是手工做的,打開蓋子,一個漂亮的女孩跳了出來,她手裡拿著一把小提琴。

扭動盒子側邊的發條後,女孩就拉動小提琴,動人的音樂流淌出來。

容槿最喜歡這種小東西了,一眼就喜歡上了。

見時間還早,容槿換了衣服跑去商場,給傅元君也挑了一份聖誕禮物,差人送去傅家。

等她再返回酒店時,恰好裴修宴也回來了。

他從中午載他離開的那輛越野車上下來,看起來心情不錯。

看到酒店門口的容槿時,裴修宴快步走了過來,脫下手套給她戴上,以防她冷著。

“怎麼不在酒店呆著?”

“傅元君送了我聖誕禮物,我剛剛去買禮物送她了。

”容槿道。

裴修宴這纔想起今天是平安夜,笑著問,“那你有給我準備禮物嗎?”

冇有,她壓根不想送禮物給他。

見容槿不吭聲,裴修宴卻彎身靠過來,溫柔的說,“冇準備也不重要,你就是我收到最棒的聖誕禮物。

容槿,“……”

“餓了吧,我們去吃晚餐。

”他拉著容槿的手,走向路旁的車。

裴修宴在一家有名的法式餐廳訂了位置。

等兩人坐下後,一個服務生推著車過來,車上放著一束紅玫瑰。

但這束玫瑰又很特彆,最裡麵的花蕊被處理掉,每朵裡麵都放著一塊鴿子蛋大的鑽石。

粉色,藍的,綠的……

十幾顆絢爛的鑽石光芒,讓頭頂的吊燈光都黯然失色。

容槿看著這束‘嬌豔又俗氣又富貴’的玫瑰花,不知道裴修宴哪那麼喜歡鑽石,老蒐集各種鑽石送給她。

裴修宴將鑽石玫瑰拿給容槿,聲音低沉,“容容,平安夜快樂。

容槿淡淡嗯了聲,接過玫瑰花束。

看著包在花朵裡的璀璨鑽石,她卻想到傅宵權那晚回家,帶回來的綠玫瑰……

她眼神暗淡了幾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