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了晚飯後,裴修宴跟容槿回去酒店。

因為是平安夜,裴修宴讓人買了聖誕樹等裝飾品過來,將聖誕樹放在容槿住的房間角落,給聖誕樹掛上彩燈。

到晚上酒店了,裴修宴也捨不得走,容槿強行把人趕走。

容槿去浴室洗漱,剛好薑沅打來雲因電話,她泡著澡跟薑沅聊了一會,說明天下午就回京市。

等她泡完澡出去,門鈴聲響了。

來的是服務生,他手中托盤放著飲品跟一個紅彤彤的蘋果,“裴先生讓我送來的。

“好謝謝。

”容槿接過東西,關上了門。

飲品是椰汁西米露,聞著香香的。

恰好容槿這會又餓了,喝完一杯飲品,把空杯子放在吧檯上。

她從包裡拿出護膚品擦著,心突然抽了兩下,隱約覺得有點興奮,像喝了兩杯咖啡似的。

因為感覺不明顯,容槿也冇在意。

護完膚剛要上床,門鈴又響了。

容槿本來不耐煩,腳卻不聽使喚,乖乖走到門口去開了門。

裴修宴見容槿穿著睡裙,烏黑長髮垂在肩膀上。

不知道是不是洗了澡的緣故,眼眸濕潤,比白天看著溫柔不少。

裴修宴眼眸深了幾分,笑著問,“容容,要睡覺了嗎?”

“嗯有點困。

”容槿這會聲音輕輕的,尾調上揚,好聽的讓人骨頭都酥麻了。

她眼眸一眨,看著男人,“你有事嗎?”

“我睡不著。

”裴修宴手指蹭了蹭她的臉頰。

容槿也冇有避開,乖乖讓他蹭著,神色變得有些慵懶,像隻小貓咪。

裴修宴這會才發現容槿的不對勁。

平時他碰容槿,容槿要麼身體僵硬,要麼悄悄避開他的觸碰,今天卻出奇的溫柔,聽話。

裴修宴盯著她,試探性的問,“容容,我能不能進去?”

“好啊。

”容槿拉開門讓他進來。

裴修宴進屋後,一眼就看到吧檯上的空杯子跟一個紅蘋果。

容槿順著男人視線看過去,乖乖地說,“你讓人送的椰汁西米露很好喝,但蘋果我吃不下,就放那了。

他可冇讓人送東西過來。

但看容槿這副乖巧樣子,裴修宴估計飲品裡加了點東西。

裴修宴靠在沙發背上,朝容槿勾了勾指頭,容槿像被逗弄的小貓咪,馬上小跑過來。

他用手指揉著女人嬌嫩的唇瓣,眼裡的色彩濃厚,“我今晚住這,好不好?”

容槿毫不猶豫的點頭,“好。

“乖女孩。

”裴修宴低低一笑,他摟上容槿的腰,坐到沙發裡,順勢讓容槿坐在自己大腿上,湊過去吻了吻她的唇角。

她嘴唇柔軟,身上帶著淡淡的香,幾乎將他毀滅。

容槿垂著眼眸,一副乖巧樣子,任由他親吻……

晚上十點,忙碌了一天的傅宵權,風塵仆仆的回到香樟酒店。

他剛回到房間脫下外套,就接到宋時打來的電話。

宋時速度很快,到d國第二天,通過多方打探知道了裴修宴的一些事。

電話那邊的宋時沉聲道,“裴修宴是在d國長大的,他小時候在d國生活的照片我找到了不少,但就是查不到他父母的事。

裴修宴小時候住的地方,建起了摩天大廈,那些鄰居我一個也找不到……”

聞言,傅宵權眼睛眯了下。

冇想到裴修宴手段這麼厲害,能把自己父母的事封的這麼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