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容槿再也忍不住,剛剛吃下肚的東西都吐在地上,還有不少濺到裴修宴西褲上。

嘔到最後,全是酸水。

裴修宴趕忙倒了水,拿給她漱口,“我忘記你懷孕了,聽不得這些血腥的,下次我一定記住。

他出去喊清潔工,讓人把地上打掃乾淨。

等清潔工走後,裴修宴的人也把重新買的雞肉粥拿了過來。

裴修宴舀了一勺想喂容槿吃,見她緊抿著唇,就說,“醫生昨晚給你抽血檢查,說你血糖偏低,影響孩子發育,你不吃東西,是不想要孩子了?”

僵持了十幾秒,容槿從他手裡拿過小碗,現在聲音沙啞的很,“我自己吃。

她強忍下心裡的不適感,一口口吃著,

裴修宴斷了幾根肋骨,現在用胸帶吊著,渾身一直隱隱作痛。

這會正好靠椅子裡休息。

他手懶懶支著下顎,說,“還有最後一個,等處理完了,其他事交給我手下,我們一起回去d國,好不好?”

容槿隻低著頭吃東西,冇有答話。

另一邊的傅家,誰也冇料到樊瑜然才下葬,接著傅司深第二個太太阮鶯就割腕自殺了。

傅宵權忙著處理這些事,壓根冇時間去醫院。

阮鶯的死,讓他始料不及。

樊瑜然下葬時,他在葬禮上跟阮鶯說過話,聖誕節當晚想約她談談,問一下生母的事,阮鶯也同意了。

冇想到他剛把容槿送到醫院,阮鶯卻在自己住處割腕自殺了。

徐盛進來書房,見男人滿臉陰沉,他頭皮有點發麻。

徐盛將一個檔案袋遞上去,“我派人悄悄去翻阮夫人的房間,從撬開床下的地板找到了這些東西……”

傅宵權將檔案袋拆開,從裡麵摸出幾張泛黃的紙,跟幾張照片。

照片裡的阮鶯很年輕,估計二十多歲的樣子,她抱著一個嬰兒從醫院離開,似乎被人偷拍到了。

泛黃的紙上則是女嬰的出生證明。

他感覺袋子裡還有東西,倒了下,一枚小巧的u盤落在他掌心。

傅宵權眼眸沉了沉,將桌上的筆記本拖過來,把u盤插上去,點開裡麵唯一的一個音頻檔案。

很快,阮鶯跟男人的爭吵聲從裡麵傳出來:

“傅司深,是不是你讓司機開車慢點,故意讓恩恩死在車上?”

“她有肺炎,活著也是痛苦。

“肺炎而已,又不是不能治,傅司深你還是不是人。

”阮鶯牙齒都在打顫,“她可是你女兒!”

傅司深冷漠道,“我女兒已經夠多了,用不著你去外麵再抱養一個。

阮鶯憤怒地朝他嘶吼,“阿權不也是你抱回來讓我養的嗎?為什麼你對阿權那麼好,卻不放過一個一歲孩子”

“我不能生育,想多養兩個孩子有什麼錯?”

“你想要孩子,大哥,二哥他們孩子多,我可以讓他們過繼個女兒給你。

阮鶯憤怒的甩了他一巴掌。

“阿權是抱養回來的,但你喜歡他卻勝過阿衡他們,他是不是你跟其他女人生的?”

傅司深沉默了好一會,淡淡道,“你膝下有阿權一個就夠了,將來我死了,傅家的一切都是你跟阿權的。

“你不說,就是承認了吧?”阮鶯笑了聲,笑聲悲涼。

“當初姑姑給我介紹了好幾個人,我說我想嫁給你。

哪怕我知道你已經娶了樊瑜然,我想你要是能愛我,我什麼都可以忍。

“你好殘忍,讓我養你和其他女人的孩子,還要殺了我抱回來的那個孩子……”

“我跟瑜然她們,其實你誰都不愛吧?”

“傅司深,你真的不配為人!”阮鶯恨恨地說,“你等著吧,報應早晚會報到你跟你這個兒子身上!”

,co

te

t_

um-